一九九四年春,东明县城关村,来了一位外地的中年人,逢人就问谁看相,看不准不要钱。惊动了村里的好事一群人,让安徽的中年人给看相,结果准确无比。易友黄先生也是被看的之一,当然被看相师断的奇准。于是就让安徽的看相师在家中住下,并带着他到处给附近村的人家看,晚上住在他家里。一个多月来,待之为上宾,绝不提给安徽相师求学的要求。

黄先生说安徽的相师过三关并不在话下,讲述了几个实际例子给我听:当时在我们村里看都很准,我就想是不江湖上有过槐花,采花架子(江湖术语),或者铁地走飞。就带他到了十几里外的老表家,让他给老表看看准确性如何?到了老表家,正好老表在家,我就给老表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中年人看相功夫不错,你不是说想找人给看看吗。老表一听,很是热情,倒水让烟给外地相师,说请先生先给送两句吧。安徽的相师断曰:你孤独一枝,是个独丁,父亲在你三岁时去世;七岁时差点没被水淹死,十三岁时胳膊摔断,初中生;在村里先当会计,后当队长;你有四个子女,两个男孩两个姑娘;大姑娘嫁了个当兵的;大儿子结过婚了,一个孙女一个孙子;二姑娘是文人专科生;二儿子是个当兵的命,对吗?老表一听,果然是高手,连连说不错。不料外地相师又说,你大儿子不孝敬,坟地在村的东北方,坟后有条东西沟,东边三十步内有南北沟,坟是西南向,坟的东南方不远处有个吊死的坟;住宅的东北角下有尸骨,需要破解一下。结果老表花了四百八调整一下。

李新庄的村长李开让,也让安徽的相师给看了一相,相师说他上三代都是单传,四十五时父亲去世,四十八岁母亲也相继而去;姊妹三个,你是老大,弟弟与你不和,分家时还打过架,妹妹和你走的近;你子女双全,一子一女;妻子比较能干,但妻子家的人拉吧你,借去的钱不会还;原因是你年轻时打死了一窝红花长虫,这两年运气一直都不顺,去年你们家被盗,今年正月门市上的摩托车被盗五辆,儿子骑车翻沟里,腿上骨折破财四五千;七八月份你注意身体,要动手术破财近万元。结果李开让给了他一千多元的化解费。

在黄先生家住了一月多,安徽的看相师拿出身份证,才知是安徽界首市的人,临走时邀请黄先生有机会去他家玩。九四年秋,黄先生凑了四万多元,提个包去了安徽,到了界首找到了安徽看相师的家,家人都很热情,管吃管住一个星期,天天酒肉招待,就是不得看相方面的事,最后黄先生道明了来的意图,把提包拿出说,这是四万来块钱,想跟你学看相。安徽看相师说,除了这事,其他什么事都答应你,就是这事不能答应你。黄先生问为什么?安徽看相师说,教了你山东的路就卖了。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