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清明倍思亲,后辈不能忘先人。今年清明节,又是个悲伤的日子。

往年到清明节的时候,我都要回乡下老家,与父母一起为先人扫墓。可是今年少了妈妈。清明节前几天,我的心情就很难过,妈妈的容颜在我脑海里翻来复去,有时凡听见妈妈在乎唤我的名字,一连串的又想起公公和婆婆。今年我已过花甲之年了,在这六十年,依次有公公、细太、婆婆、外公和妈妈共五位亲人先后辞世。特别是我婆婆和妈妈的去世,使我特别悲伤和难忘,两位老人的身影总是留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细太是我们家族的女能人,撑管着家族大权。为了维护家族事业,她什么人都不怕,什么事都敢做,家族很多人都怕她,外姓人更是不敢招惹她,也不敢欺负老范家。外公是我学作诗的启蒙老师,在我眼里外公博学多才,只因成份问题,一生难得立志。写到这时,我想起我为外公七十古稀寿诞曾作的一首诗:

可叹外公今白头,壮年事业差东流。

古稀且喜身心健,四化宏图壮志酬。

婆婆出生在清末,是位很能干的大家闺秀,小脚妇女,大眼睛,高个头,显得有几分霸气。民国时期,兵荒马乱,战火四起,日本侵略者占领墩头范家,烧了房子,抢劫财物,家乡一片荒凉。我公公被日本兵抓去做苦力,全家老少逃至柘林山里避难。婆婆担起了主持家庭的重任,她与族人商量,卖掉六十亩田产,花钱托人将公公救回。公公是位公子哥,跟着细太,帮着撑管族上的事,从未做过体力劳动。他的身体被日本侵略者折磨得伤了原气,落下了病根,我记得事的时候,公公就是个“病秧子”,到1956年4月公公49岁时就离开了人世。

每逢清明倍思亲《清明节的思念》

我是家里长孙,婆婆拿我当掌上明珠宠爱有佳,就是我调皮不听话甚至犯错时,也不能让父母打我骂我,还常引起婆婆与妈妈吵架。现在想起,小时候不听话,惹得婆婆与妈妈生气,也是由于我的过错而感到内疚。那时家里穷,队里分的口粮不够吃,婆婆总要让我和妈妈吃饱,她和弟妹多半是以菜充饥,一有吃的总是我优先,衣服也是要让我穿暖穿新的,弟妹只能穿我穿小了的或破旧的衣服,弟妹总是说婆婆偏心,处处照顾着大哥。

1971年春,婆婆重病在身,爸爸带她四处求医,诊断结果为癌症晚期,去世的头天晚上,还将她仅有的一块二毛钱给了我。婆婆逝世周年时,我写了首诗,以示对婆婆品德的赞誉:

和衷共济爱乡邻,祖母聪明美德兴。

教子训孙培祖德,艰辛缔造振家声。

妈妈是位勤劳、善良、朴实、贤惠的农村妇女。邻里家有事,她总是热心主动帮忙,从不说别人的坏事,十里八村的没有人说她不好的,左邻右舍都非常尊敬她。年轻时起早摸黑的在生产队赚工分,拉扯一家人的生活,让父亲能够安心在外工作。父亲退休后,妈妈的劳动量才慢慢的减轻了些,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改善了,日子也好起来了。

可是妈妈没有享几年福就走了,每当我想起妈妈,往事一幕幕就浮现眼前。爸爸在单位工作忙,无力照顾家里,妈妈总是无怨无悔的承受着家庭生活压力,起早贪黑在生产队上工,拉扯着我们兄妹七人,还要孝敬婆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家里无主要劳动力在生产队劳动,由于吃饭人多,毎年都要欠生产队口粮钱,总是受人欺负,看别人脸色,妈妈暗暗地流泪,从不与人家争吵,也不愿与爸爸说。妈妈在寒冬腊月打赤脚下水担塘泥是常事,栽秧、割谷、做农活也不比男人差。一九六一年八月,弟弟出生的那天早上,妈妈还上山砍了一担柴回来,中午弟弟就出生了。我记得妈妈三十岁生日时,爸爸花五块钱买了几尺紫红色的灯芯妮布给妈妈做了件衣服,妈妈很喜欢,总是舍不得穿,只是在过节日或者参加什么喜庆,走个亲戚时才穿穿,到她四十岁时那件衣服还是像新的一样。

记得1972年,我参加工作去县城报到的头天晚上,妈妈陪我说了很多话,教我怎样做人做事,妈妈说:“崽呀,你现在长大了,能参加工作,这是好事,从小婆婆爱你惯你,去对着婆婆照片,跪拜让婆婆也高兴”。还说:“你出去工作,要好好听师傅的话,学好技术,要多吃得苦吃得起亏,凡事多做点总会有好处,不要与人计教,要为家里增气,咱是农村的穷孩子,不要让城里人看不起,”妈妈的话没有华丽词汇,我还记忆在心,也是我日后工作的动力。后来,我当局长了,妈妈还是用那些朴实的话对我说:“崽呀,不要忘记咱是农村人,做事要行得正,坐得稳,不要别人说闲话。”

第二天,妈妈很早就起床,为我做好饭,打里行李,同弟弟妹妹一起送我到镇上车站坐车。我看得出,今天妈妈特别高兴,车开很远了,妈妈还目送着我,招着手。

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儿行千里母担愁哇”。

2008年11月15日,我出了交通事故住在南昌九四医院。起初,我与家里人说,不要告诉爸爸妈妈说我出事消息,是不想让父母看到我瘫痪在床的样子,使他们心痛。一周后,病中的我,非常想念爸爸妈妈,很想见到他们,才打电话告诉妈妈。爸爸妈妈一早就从老家赶到南昌,妈妈十分伤心,此后,她不知暗中落了多少泪。2008年除夕,我在医院不能回家过年,那天一早,爸爸妈妈就赶到南昌陪我在医院过除夕年。

2012年正月初二是我六十岁生日,妈妈与我说:“芳碧呀,初二是你六十岁,叫你的弟妹、侄儿、外甥等,去放个边炮,为你庆祝一下。”我说:“父母健在,我不过生日,再说我身体还没好,也无心为自己过生日。”妈妈又劝说到:“你身体还没有恢复,就算是充个喜吧,也许明年会好起来呢!再说,父母能看到崽过六十岁,心里也高兴,也是我们咯福气。”可是,我还是任性的坚持不过生日,妈妈看我决心以定,也就依我了,没再说什么,并拿出一千块钱,塞到我口袋里,我直意没要。看得出,妈妈心里也非常难过,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只是不想让我看出来。

初二这天,早上我与妈妈打过电话,感恩妈妈。爱人煮了几个鸡蛋,算是为我庆贺生日。之后,我在书房看了一天书至深夜,爱人深知我心,不免打扰,默默地陪伴我度过了六十岁生日。时至夜半,自叹到:

花甲之年伤残身,华辰无酒痛呻吟。

寒冬夜半温经史,风雨沦桑自愉心。

回顾六十年的人生之路,想来也无悔此生,又呤到:

六十坎坷花甲年,历经风雨梦魂牵。

人生喜临乡间路,曲直迂回总向前。

这一天一夜,我看了好几本古书,从中有所启发和鼓励。虽然以过花甲,人生道路还很慢长,为了感恩父母,为了后辈,为了想做和未尽的事业,又使我再次振作精神继续前行。此时,我起身站起来,放声再咏:

踏遍江南六十年,扬鞭催马效前贤。

胸怀若谷凌云志,碧血丹心作春田。

妈妈,放心吧,您的儿子不是无能之辈。

2012年农历四月十六,是爸爸妈妈结婚六十周年,在征得爸妈同意,我和弟妹们为他们举办了一场简单庆典,一家人在一起照了张合影,没想到这是与妈妈在一起的最后一次合影。端午节那天下午,我有朋友相约,在家与爸妈过完节后就赶回县城了。离开家时,妈妈拉着我说:“你还有那么忙,不能在家住一晚吗?”我跟妈妈说:“朋友有约,不能失言。”妈妈理解我,我也知道妈妈有话想与我说,我想过几天再说也没关系。没想到从哪之后,再也没给机会了。初九,妈妈就起病,头两天在镇医院治疗,她说是老病发了不挨事,不让爸爸告诉我,到十三日送到南昌二附院时,就住进了重症房。妈妈最后与我说的一句话是:“崽呀,我不想在这里,我要回家。”第二天妈妈就不能说话了,十六日凌晨两点零两分,妈妈挔在爸爸怀里,争开双眼,她看看爸爸,又看看满堂儿孙,合眼含笑九泉。

我想到这,就十分后悔端午节应该在家住,多与妈妈说说话。

乌呼,妈妈……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