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故事/我是算命先生给“算”出来的

到今天我才知道,我是算命先生给“算”出来的。我爹刚刚告诉我。

我爹生来要强,是个天生不信命的家伙。他常说,事在人为。他还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从来没见过他向谁服软。前些年家里一穷二白,半年吃不到一滴油;有人跟我爹说,要不找个算命先生给你算一卦吧,看看是哪路神仙对你不满意,不让你发家。我爹当场驳斥:放你狗屁,你听那些算命的瞎子鬼吹灯,还不如去地里种玉米来得实在!那人自讨没趣,也就不再言语了。

我以为我爹从来都不会相信命运的。但是,我错了。

我爹结婚后第一年有了一个男孩,不到一岁便夭折了。第二年,又有了一个男孩,只可惜,也没能活下来。接连的丧子之痛,让他万念俱灰。

这时候,田叔来找我爹。他想同我爹一起去算命。他已是近三十岁的人了,却孑然一身,总也找不到媳妇。在村里,这个年龄还成不了家,是会被大家耻笑的。

“哥,”同病相怜,田叔慢慢地把我爹说动了。“听说莒县有个算命先生,特别神——只要你写出你的生辰八字,他就能算出你的一切,连你家的茅房里有多少手纸他都知道。”

“真那么神乎?”我爹将信将疑。

“那可不!有一回他请木匠给做了一把椅子。做好了,他突然心血来潮。‘娘的,我给人算命挺准,不知给椅子算命算得准不准’。于是他把椅子的生辰八字写了,算了算,三年后下午三点半这椅子将会坏掉。算好了,用笔写在椅子底面上:‘卒于某年某月某日三点半’。时间一长就把这事儿忘了。某天,他跟他媳妇吵架,媳妇气不过,抡起那把椅子,摔了个稀巴烂。那算命先生看见了底面上的字,猛然间想起这事儿,看了看表,恰好是三点半,时间分毫不差。”

我爹听了,更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更神的呢!”田叔接着说,“有个娘们儿找他算命,算得很准。那娘们儿带了礼物去道谢。带了两瓶白酒,两袋饼干。快到家门口了,她想,‘这饼干是俺闺女从外地捎来给俺吃的,俺还没舍得吃呢。唉,算了,不给你了’。想到这里,她找了个墙窟窿,把饼干藏在了墙窟窿里。只带着酒进了门,寻思出来后把饼干再带回去。去先生家千恩万谢,又放下白酒,正要坐下,那先生说:‘你还是快走吧,要不然,饼干会招蚂蚁的’。听了此话,现场众人疑惑不解,而那娘们儿却是满脸通红,匆匆离去。”

田叔说了一个又一个关于那个算命先生的传奇故事,我爹终于同意跟他一起去玩玩。经历了如此打击,只当是出去散散心,排遣排遣心中的苦闷了。

二人乘车来到莒县。下车后,一群出租车司机蜂拥而来。

“你们去哪?送你们去吧?”他们热情地问。

我爹说:“我们也不知道去哪,我们是来找人算命的。”

“哦哦,懂了。我把你们送到他家门口!算命的都找他。上车吧!”

到了门口,才发现算命的人排了好长的队。我爹排到了六十三号,田叔是六十四号。排到第二天,才轮到我爹。

“先生,您看我几时能有个孩子?”

算命先生让我爹在一张黄纸上写下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好了,他抄起一支笔,在我爹的生辰八字上一边勾勾画画,一边自言自语。

“这是一个鸡蛋”,他画了一个圈。“这是一块石头”,他又画了一个方框。

就这样,一直把我爹的生辰八字画得面目全非。

我爹又问:“先生,您看我几时能有个孩子?”

算命先生说:“不行,现在还没到时候,就算生了,也养不活。”

“这样,你家屋后不是有一条宽沟吗,你拿一个鸡蛋,扎上七个孔,在半夜里鸡不叫狗不咬的时候,把它埋在沟里。再拿一块石头,写上‘近水石’三字,也是半夜里,埋到你家的祖坟里。另外,你家的祖坟东北角被挖了,这不吉利。”

我爹说:“先生,你说我家屋后有条沟,不假;可你说我家祖坟东北角被挖了,这个……好像没有。”

算命先生道:“我不跟你争辩,你回家看看就明白了。”

我爹告诉我,回到家他就发现了,祖坟的东北角,有人在修建水库。

我爹说:“先生,如果我都按您的吩咐干完了,几时能有个孩子?”

“下一年,保准能抱上孩子!”

果不其然,第二年我准时出生了。

轮到田叔,算命先生说:“你的简单,只需要把你家天井里的那棵大柿子树砍了,媳妇不用找,自己就会送上门来。”

回到家,田叔咬牙切齿地把树砍了。不久后我就有了婶婶。有趣的是,我婶婶当初竟然真的是倒追我田叔。“非我田叔不嫁,自己送上门来。”

我问我爹:“现在那个算命先生在哪里?他的算命绝学没有传给别人吗?”

我爹说:“他的绝学没人能学到。什么传男不传女,什么须有慧根方可学习,什么学习者需要有合适的须生辰八字……哪有符合条件的人呀。”

“那……现在那个算命先生在哪里?”我又问了一遍。

“谁知道呢,许是死了吧!”我爹漫不经心地说着。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