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太风水几钱?”“你看家宅还是公司呢?”我懒懒地问道。他问::哦,家宅几钱各?公西几钱?”来活了,我心想,听口音本地佬啊,我推了一下墨镜,“家宅三千闷啦,公西八千闷,很平的了”。我学着他的口气说道。

时间是97年5月的一天,我26岁,为了不让人觉得我太年轻,我戴了一副大号的台湾墨镜,费翔戴的那种,宽边的美式蛤蟆镜。干这行我太年轻了,整整10天没一个客户,甚至连问的人也没有。天热的下火一样,后背已经湿透了,真让人郁闷,,,,

一万个实战风水案例是这样炼成的

我打量了对方一眼,精瘦的一个中年人,双手叉着腰,哦,不是,是捂着后腰,肾的部位喘着气,说:“你西傅呢?”“回老家有点事,有什么事我可以搞掂啦老板,包你满意。”“小伙子口气不小啊,得个了,开工了,我不满意真不给你钱。”

我按耐住兴奋的神情,跟随他上了一辆墨绿色的三菱帕吉罗,很快到了蔡屋围村。

这是一片城中村,还没有拆迁完,地标性建筑地王大厦已经建好。他的家在村中一排二层洋房的第三幢,进了门,他说:“你看吧西傅,找不出毛病闪人啦。”我没说话,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细心的观察。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有点头晕,心里慌了。这财位安得也对,灶房也没有问题,,,,,难道是附近的地王大厦影响的吗?我打开罗盘,房子艮山坤向,地王大厦在卯方。我说:“你住这里很有名气的。他说:是的,我是这个村的村长。”我又上到楼顶看了一圈,还是没找到问题。

我开始紧张起来,这个月房租水电费还没缴了,这些天顿顿炒米粉吃的已经反胃,,,,,我坐下来,大口喝着水。他依然叉着腰站在离我四五米的距离,带着蔑视的微笑看着我,“真不行过几天请你西傅过来看啦。”旁边他家里人也在小声地七嘴八舌的议论,大概意思是这个小西傅有一些年轻。我TMD哪有师傅,cao。!@#¥%……&*

他为什么双手一直扶着后腰呢?好奇怪,有问题,有问题,有问题,,,,,我放下杯子,走出院子,绕到房子后面,艮未。一个长两米左右的石头马槽紧贴着他家房子后墙放着。我问他:“这是你家的吗?”他忙说:“不是我家的,是后面邻居家的,大约半年前从外地买来,就放在这里啦。”我说:“你腰疼,肾不好,就是它出问题了。”

他惊奇道:“哦!是呀,我的腰疼半年了,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啊,看了很多家医院,西医中医都看了,药吃了好多也不见效,,,,,,”等他感慨完,我说,赶紧找邻居家人把它移走。“好,好,马上移走。”他连忙说道。马槽当晚就移走了,我拿到了红包,南方人这点很好,说好什么价就是什么价。他开车送我回去,路上告诉我他也找过几个风水师到家里看过,没有发现问题,然后就是夸我的马屁了@#¥¥%%…………&&**&

亲们,你知道我怎么发现问题的吗?回复答案正确者,加乙丙丁微信得到免费预测一次机会。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