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学有着悠久的历史,它的形成和完善经历了漫长的过程。相学最早出现在公元前七世纪,也就是古代的春秋时期。

在学术诸多的古代,观相术被认为是古人观人、识人的学问。即使在现代,人们还是很讲究面缘的。相人的学术(即相术),由于长期不登大雅之堂而充斥于社会;由于不是普学而又显得几分神秘;由于解答的是人自身的问题而惹起大家的好奇。一直以来,相术都是一个许许多多人试图去发掘去释疑的话题。比如,初次见面的人,从面相上怎样才可以看得出两个人的缘分深浅,是很容易引发人们好奇的问题。

古人认为相的好坏,是有时代局限性的,只是古人提供的经验,是否可靠以及如何作为现在的参考,全凭大家的辨析能力。深入理解讲述相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唯一可考的是古人遗迹和书斋里的那点经验。相术也是发展变化的,所以现代相术应该是古籍与现实科学结合。只有这样,人们才能远离迷信,以一种正常而客观的态度看待相术研究。

相术究竟有怎样的特点,相学是怎样一门学问呢?

中国相学的发展历史及相术浅析

观相学(观相术),是古代学者们的智慧结晶

北宋时期,有个叫钱若水的人,曾到华山求访一位名为陈抟的道士。当时的人们都知道,这是道家学术的一位代表人物。钱若水拜访陈抟之前,有一位麻衣道者为他相面。钱若水当然也是位名人,编撰过《太宗实录》,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声望。由此,后人每有相法的学术都托名于麻衣。在《麻衣神相》里,多处有引陈抟的著述。如《人物志》,是三国时期魏人刘邵所作。刘邵初为尚书郎,后赐爵。他博学多闻,著作很多。又如《冰鉴》,是被誉为清代中兴名臣的曾国藩作的,无可厚非,也是个文韬武略的人物。

观相学(观相术),是前人与后人的经验总结

历史上传下来的识人观相学的著述很多。如《水镜神相》、《神相铁关刀》、《冰鉴》、《太清神鉴》、《人物志》等。这类学术,我们姑且称为杂家学术,正是这些杂家文化,对民间社会产成了深刻的影响。

相法学相传以来,根据它的传习以及影响的层面,后世直至现代,有文人把其划分为“江湖派”和“书房派”。如果我们站在个人角度分析,不涉及学术层面的讨论,会发现这两个派系是有各自鲜明特征的。江湖一派,明显的特征是用来谋生。书房一派,纯粹是属于知识阶层的,或赏玩,或探究,或致用。

综观两派学说,江湖派重“奇”,书房派则重“神”。江湖派的代表人物如明代袁洪,就在自己所著的《柳庄神相》中认为相以“奇”为贵。称在古代传说中,黄帝生有一副龙颜;尧帝身高八尺,眉分八彩;舜帝的眼睛是重瞳;颛顼载牛而出;禹的耳朵有三个漏洞;皋陶生有马口;孔子反羽。另外还有帝喾、周公、武王、商汤等,即古人称为的十二圣者,都有异于常人之相。这里认为,奇相也就是贵相。

而书房派则认为相在于“神”。在文人的趣味里,对“神”的赏识、探究、阐释是延绵不断的。无论是书法、绘画、艺术还是吟诗作赋,都在其中传达了对“神”的推崇和发扬。同样,在相(学)术里,书斋一派也是如此。如在《人物志》中有曰:“凡人之质量,中和最贵矣。中和之质,必平淡无味……是故,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一个人淡定自若的神情,或说是素质最为可贵,这种气质和神情是修之于内而显现于外的个人的神采。又:“夫色见于貌,所谓徵神。徵神见貌,则情发于目。故仁目之精,悫然以端;勇胆之精,晔然以彊。”笔者说,精神显现于形貌,就像一个人的情感从眼睛向外流露。因而说,仁是眼的精气凝聚,看起来诚实而忠厚;勇,是胆的精气凝聚,看起来目光烟炯,强烈有力。“故曰:物生有形,形有神精;能知精神,则穷理尽性。”所以说,事物产生有其形貌,形貌又相应地体现于内在的精神,能够把握住这一点,对人对物则可以穷理尽性知晓其概略了。

《冰鉴》一书,可谓是文人知识分子学以致用的经典之作。

“一身精神,具乎两目;一身骨相,具乎面部。他家兼论形骸,文人先观神骨。”曾国藩在其著述里,开篇就把一个人的精神气质在相人学(相人术)中提到一个认的高度。“凡精神,抖擞处易见,断续处难见。断者出处断,续者闭处续。

小心者,从其做不了处看之;大胆者,从其做了处看之。”曾国藩所谓的神,不仅仅是指其精神,更主要的是指人的精神状态。一个人的个性、意志、学识、修养、气质、风度等,往往会通过其言谈举止、行为动作等“神”和“态”^尤其是通过眼睛表现出来。孟子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指的也是这个道理。把握住了一个人的神态,再从其自然常态里去辨识他的具体动机和趣味。曾国藩这种从神识入手兼及其余的鉴人学术,在其《曾国藩家书》和《曾国藩日记》里多有表述,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找来赏究一下。

观相学(观相术),是一门跟得上历史发展潮流的学问

管理学的概念肇起于西学,其实,这类学术在我们的文化典籍里早就有所记述了,只不过叫法不同罢了。相学或相法,能否成为现代管理学的一部分拿来参考,在经济全球化,东学与西学交融、消化的今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应该以一种具有创造性的精神对待我们的文化遗产。去粗取精,把最有价值和意义的部分保留,传承,发扬光大。

在西方,诸如“人的形体语言”这类观人识人的著作,从学人的书斋里也得以应用了。但是,他们这类学术的丰富性与深刻性远不如中华文化典库里来的精当,毕竟我们的相学已经经过了上千年的完善。撰写著作的文人们历世之深、经验之多非常人所能及。他们大多铿锵一生,各种各样的人物、各种不同的命相,从他们的论述里可以看出,他们把识人、察人当做一生得意之处,把相法发挥得淋漓尽致是他们的终极理想。

综观书房派和江湖派的相法观念,所谓奇,是形之所论述发展的一种极致;所谓神,也兼有对形的强调,不可偏于一隅。

现代人研究古代相法的也不少。如南怀瑾先生认为,真正的相法,是眉毛、眼睛、鼻子等都不看的,主要看一个人处世的方法和条理。如曾国藩认为,端庄厚重是贵相,谦卑涵容是贵相;事有归着是富相,心存济物是富相。如现代人所总结的,态度决定一切。这个态度,就是处世的方法。又如,“细节决定成败”,怎样对待细节,每个人的态度和方法也是不同的,这种态度和方法的不同也决定了事物的成败差异和一个人未来的差异。不难看出,古人的相法并不是那么神秘,无非是各种经验的积累罢了。同时,相学思想也不是机械呆板而一成不变的,是会受到时代的洗礼而发生些许变化的。

作为现代人,我们在参考前人经验的同时,也不能过于陈规守旧,一切学识都要从实践历练中、从更广阔视野的观察探究中得来。所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发展眼光看待世间万物,才是客观合理的。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