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人的八字实际是两个系统,我们可以简单的用一个形象化的比喻:服饰系统和肉体系统,我用这个定义可能你更好理解,那么什么是服饰系统,什么是肉体系统?

你看到的那四个丙午的八字,你看到的都是衣服,你知道你为什么算命算不准吗?因为你一直在通过看别人的服饰,看别人穿的什么衣服,看别人手上戴了个什么戒指,看别人头上戴了个什么帽子来判断这一个人身体里长没长肿瘤着,判断这一个人家里有多少钱,判断这个人的儿子优秀不优秀,判断这个人的老婆会不会有外遇,你是通过服饰系统来判断的,所以错误率是非常非常高的。很多骗子是穷光蛋,但穿的衣服戴的戒指戴的手表都是名贵的,所以你通过这个服饰系统,通过表面的八字去判断人家是不是有钱人,你就断错了,一个人你看见人家胸脯上的衣服鼓鼓的你就判断人家乳房发达,脱了衣服看可能是飞机场,为什么?戴的乳罩,多不多这种?这就说明什么问题,你就是这样看的,你只要看见人家胸脯上衣服鼓起来你就断人家乳房发达,结果人家脱了一看不是,这就是说你为什么算命算不准,你一直就是用服饰系统在看,看见甲木官杀合己土,官合身你是个当官的,你看的是个表象系统。

你看见手里边拿公章的就一定是当官的吗?他是个通讯员,领导说去把那个公章给我拿过来,他是个通讯员,不是个领导,所以说当你看到官杀甲木合日主己土就认为人家是领导的时候,你就是通过外在的状态来判断这个人是什么,他是不是个当官的要看本质,所以说正因为传统的命理学看命就看到了这个服饰系统,他只看到了服饰系统,从来没有脱了衣服检查过那一个人到底是胖还是瘦,到底长的什么样,到底有没有病,他没有脱过衣服看过任何一个命理,所以就导致有了“特殊命局和普通命局”的说法,所以才出现了“从格”的说法,这些都是荒谬的。所有的命根本没有什么 “特殊命局”,也没有什么 “普通命局”,只要说 “特殊命局”的人,写书的、算命的百分之八十是江湖。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你明白“特殊”这两个字对顾客思想的震撼性有多大以后,那么你就应该成为一个高级的算命大师。

首先,从心理学上讲,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哪怕是讨饭的都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哪怕是下面受苦抱砖头的都认为他跟别人不一样,这是从心理学上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见了面你说你这个命是个特殊的命,他说是,我是有点特殊,那么这就隐含着第二个问题,顾客一旦认定了自己特殊,知道就对你带来了什么巨大的利益吗?知道你作为预测师有什么最大的利益吗?

因为他特殊,你就可以为你预测错误了还可以继续收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他一旦认定他是特殊的,那你就直接给他说,你这个命很特殊,我先给你试一下看看对不对,不对的话咱们换个思路再来。顾客认同不认同?百分之百认同,说你就试吧。你要第一次就给他搞准吧,他说这师傅厉害,一次就给我搞准了,如果你第一次搞不准再校正的时候还说不对吗?你试验他说他去年发财,他说不是,你再校正的时候还不知道他去年破财吗?反过去嘛,所以说校正的时候什么都准。实际上校正是你测的吗?不是,是顾客都已经把他的事都告诉你了,你只要把第一次试验的时候顾客告诉你的答案在第二次理论推导的时候重复一遍,你就是大师就是神仙。

所以说拿着“特殊命局”这一个概念,只要有这一个概念,你下午就可以买机票回家了,没有必要学习,你觉得还用学吗?所以说如果我要骗人,就“特殊”这两个字就解决全部问题,我甚至八字都不用排,过来就说你哪年生的,然后我在那儿瞎比划比划,画两个符号就可以开说了。为什么,我多少还有点察言观色的经历吧,你们哪个人没有点察言观色的经历,我觉得傻子都会一点,加上“特殊”加上我刚才说的山下那老乡,说他特殊,再加上我前边说的他那六条,乖乖的就把预测费交了,而且走到哪儿都说那大师厉害,没必要学预测学。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研究预测呢?是因为我们真的想搞明白我们的命运到底为什么是这样,真的想搞明白我们如何才能趋吉避凶,让自己的命运能有一点变化,这才是我们研究命理的根本,研究命理做预测师,不仅仅是为了搞定顾客,搞定顾客无非是为了赚点钱,但你没发现吗,如果你能把自己的命运搞清楚,你可能无需去赚顾客的钱。搞明白自己的命之后,比如说你搞清楚你明天一定能赚钱,就炒股去吧,随便点一个股票就买入,因为你知道你明天一定能赚钱,你买的那个股票百分之百升,如果它要掉了你不就破财了吗,你破财了你不就算错命了吗,所以说如果你真的能解决了说每天都能算准我能不能发财这个问题的话,你挣别人的预测费干什么,就闭着眼睛随便点,点住哪个买哪个,明天肯定赚钱,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因为我们精确不到百分之百明天一定能赚钱。

从时间系统上看八字本质是两个系统的预测

这就是说,研究预测学的根本目的,只要你真的搞明白了,根本不用去赚别人的什么预测费,就利用自己对自己命运的了解,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做各种各样的事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就无需去骗人,这才是研究命运的最根本目的,改变自己是目的,不要老瞄准别人。任何一个命局,任何一个时辰生的人都可能做皇帝,任何一个时辰生的人都可能讨饭,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说这个八字比那个八字好那个八字比这个八字好的说法。也就是说这世界上就没有说钉子就没用雨伞就有用,雨伞就没用汽车就有用,没有这种说法,有句古话:

天生我材必有用,雨伞也没有钉子没有用,汽车也没有钉子不能用,房子也没有钉子不能用,如果你是别人永远离不开你的那一颗钉子,知道你的命有多好吗?

所以说我们在预测的时候没有必要非得说这个是个钉子那个是个汽车,汽车如果没有用,天天拉垃圾,没看见天天在拉垃圾吗,我觉得没有一颗钉子在天安门挂毛主席像光荣,你说马路上拉垃圾的车有天安门上那一颗钉子光荣吗?所以说,命好与坏,重要的是把你干什么了,你有没有站到你那个命运的至高点上,站到那个至高点上去你就是帝王你就是皇帝。

讨饭不好,丐帮帮主洪七公就很好,皇帝家的厨房就是我家开的,哪里讨饭不好了,所以我们讲这个就是说命局没有高低优劣之分,重要的是你是否能把命运里那个吉利的东西全部发挥,把不吉利的东西全部规避。只要是能做到这一点,你那个命局就是比较过来再差你也是上等人,绝对不会是下等人。对于我们来讲上等人就行了吧,帝王将相有多少?省部级干部又有多少?只要我们能做上等人,或者中上等人,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人。所以说命局可以不考虑他的优劣差别,只要把这一个命局搞明白,知道这一个命局的每一个人是什么就解决问题了。

我们再说从格的问题,从强也罢从弱也罢,都是次要的,在原命局里有从格,这是毫无疑问的,就是说在原命局里那个汽车的漆皮有完美无缺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跑的车没有一辆漆皮没有毛病的,只要是在路上跑的车,它那个漆皮一定被磕过,为什么?那个虫子“啪”一往漆皮上飞,那个漆皮有没有变色?它一定有影响,跟没有磕它不一样。这就是说明什么,原命局是可以从的,一旦上了大运这条高速公路,再加上流年的天气变化,加上流月的天气变化的强度变化,加上流日里边冰雹强度大小的变化,这辆车根本就不存在从格的问题,也就是说你原命局从了管什么用?你那个汽车在工厂完美无缺管什么用,到了路上到了我家我去用你拉人的时候你完美无缺才管用。所以说从格在原命局里存在,一旦进入大运进入流年流月流日进入流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从格的一说。你又不是活在原命局里,你是活在大运流年流月流日流时里,所以原命局的从没有任何意义,那也就是说没有必要研究原命局是否从的问题。

传统命理学的很多思维方式都是错误的,如果我们钻在普通命局、特殊命局和从格里,是不是还有化格,前几年研究过都忘记了,记住,不要再格局里把自己泡死。而且他讲格局也没有标准,就这一个八字,一百个讲格局的大师断的格局都不一样,这就说明什么,在断格局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标准,没有标准的东西你怎么能够学会,你跟了一百个师父学八字,就拿着你那个破八字,这个师父说木是你的用神,那个师父说不对,土才是你的用神,另一个说土和木都是你的用神,第四个说他们都不对,金才是你的用神,你没发现你就碰到过这种现象吗,找一百个师父就金木水火土都是用神,再有的师父说甲木是你的用神乙木不是用神,可以给你搞出30 多个用神来,十天干十二地支就24 个了,再加上五行就29 个了,再加上组合,完全可以搞出40 个用神来,你一个命有40 个用神吗?

你们不信把中国的算命大师找完,就你那个命一定给你弄出40 个用神来,所以说这些没有确定性没有标准的理论,我们不能说他是错误的,至少是有随意性的,可是我们学习易经随意性的东西如何掌握呢?我们掌握不了,那就不用学习他,放下。

我原来也不研究八字,我就认为八字算不准命,唯一的理由就是双胞胎,全国那么多相同八字的人。我后来为什么又研究八字呢?是因为我想清楚了人和人命运不相同这个问题,我想清了,就我说的,我怎么想清的?我刚开始想清了命运能量的发挥方向,我是有了命运能量的发挥方向这个结果以后,我才开始研究八字的。在没有命运能量发挥方向这个理论产生之前,我根本就没有研究过命理,我就研究风水和算卦,是在我研究命理学的过程中,在使用命运能量发挥方向这个原理解读五同生人六同生人命运差异性的过程中,我又发现有比这个更简单更科学的方法,更准确的方法,就是八字模型理论的产生。就是说我们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是因为我解决了问题才去研究这个东西的。

我最早学的就是奇门遁甲,在学风水之前最先接触的是奇门遁甲,但我没有研究奇门遁甲。那是在八十年代,80 年左右,当时我们同学他爸就天天搞这个东西,什么是犯月,马是几月生的就犯什么,就背这些东西,我本子上抄的这些东西现在还有,那时候就背什么是犯月,还有那九星照命,什么罗候照命,太阳照命那些。他爸有奇门遁甲那个书,我就借上看,看了我就发现它有四大流派,首先在起局的时候有置闰和不置闰的差别,就是怎么处理闰月的问题,因为每年农历和节气不配套,最后弄的立夏跑冬天去了,这不就彻底反了吗,就有个置闰和不置闰的问题,这就首先奇门遁甲出来两大派,置闰和不置闰。因为置闰和不置闰,就现在这个时辰,可能起的局就完全不一样,置闰起的是阴遁六局,可能不置闰起的是阴遁九局,那怎么能断的结果一样呢,起局都不一样,你要结果一样不是很困难吗?

后来我又发现还有飞宫法和排宫法,就同样是置闰派,用飞宫法和排宫法弄出来还不一样,那我就想一个问题,假如我是一个杀人犯,你们现在是四派的四个奇门大师在一起,我问往哪个方向跑警察抓不住我,结果你们告诉我东南西北,因为你们四个人起的局不一样,就完全有可能出来东南西北,也有可能全是东方,但是四个流派都说东方的概率高不高?说东南西北比说东方的概率更高,那我是求测者我往哪儿跑啊,然后说你们四个祖师爷打架吧,你们谁赢了我听谁的,公安局早就把我枪毙了等你们打完架,当他们弄完胜负的时候,我们求测者是不是已经被坑苦了,这就是奇门遁甲我为什么没有研究,因为我知道,没有任何人能把奇门遁甲起局的方法解决掉,以后不会有,现在不会有,过去也不会有,为什么,因为奇门遁甲起局的那一套思想理论体系已经定死了,这个置闰的问题解决不了,谁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除非有人能把置闰给协调回来,那么飞宫法排宫法这些问题都好解决,但是不可能协调,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从理论上解决不了,技术上更解决不了。所以说学奇门遁甲的人,你们别生气啊,你们都不知道哪个祖师爷厉害你拜什么师啊。你凭什么说你学的那个流派就是准的,人家那三个祖师爷就不准?学习就要选择什么,从古到今理论具有一致性的那个东西,它可能合理的概率是最高的,如果老祖先开始就打架的东西,我们比老祖先还厉害呀?我自认不如诸葛亮、刘伯温,所以我肯定解决不了他们

两个打架的问题,如果我们能把诸葛亮和刘伯温关于奇门遁甲打架的问题解决了,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吗,所以说解决不了那种问题,你学了以后准确率有,但不会很高,就是在你那一派的优势上你准确了,但是在那一个流派的缺陷上你都犯错误。那么还有个好处是什么,你要明白你那个置闰派缺陷在哪里,你飞宫法的缺陷在哪里,如果你能把这四个流派每一个流派的缺陷搞明白,那么你就学习奇门遁甲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我在运用的时候,缺点我都不用,就用我们的优点就可以了,所以也不是说奇门遁甲不可以用,你要搞明白你学的那一派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规避短处就没有任何问题。

任何一派预测学都可以学,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它为什么准确为什么不准确,把为什么不准确的问题规避掉你就全部是准确的,这是我们讲到这儿再说两句,反正意思是你们必须改变思想,如果不改变思想的话,真的很难在预测上有突飞猛进的发展。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