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一则《男子敲腿算命竟门庭若市,知情者:日入万元,搞企业都不如他》的视频在微博热传。拍摄者于昨天“拜访”并拍摄人称“赵瞎子”的高邮送桥算命先生,视频中“赵先生”敲腿算命,房前车排队,屋内人挤人。据知情者介绍,前来算命的每人50元,一天200多人,日入万元,且过时不算,就像医院挂号,堪比做企业。

该视频一发布便引发微博热传,转发者不乏“新浪财经”、“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机构,以及山东高法、潍坊中级人民法院等一批法院、检察院公号的转发。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街知巷闻的“算命大师”

送桥位于高邮湖西,距离扬州主城40公里,原名送驾桥,传说乾隆皇帝南巡,微服私访,曾来该地,帮渔民建桥,为表感激之意,遂取名为送驾桥。2013年,高邮市委、高邮市人民政府召开全市行政区划调整动员大会,将原郭集、天山、送桥三镇合并设立新的送桥镇。送桥镇灯具产业特色明显,是省百家重点产业集群之一,全国每4盏路灯有1盏产自于此,因此也有“中国路灯制造基地”等称号。

打开百度,搜索“高邮送桥”,出现在首页的,除了地图及当地政府网站,也就是这位人称“赵瞎子”的高邮送桥算命先生了,并且提供了扬州往返送桥的“算命专线”交通指南。而在送桥当地,围绕“赵瞎子”也形成了交通、餐饮、住宿“产业链”。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高邮送桥”搜索结果

“赵瞎子”,俨然成了高邮送桥一张另类“名片”。

经历近二十年的“口耳相传”,“赵瞎子”可谓街知巷闻,不仅周边的南京、扬州、泰州、天长等地“信众”趋之若鹜,据当地村民透露,也会看到山东、浙江等省份的私家车前来“问卜”。

“平时也没有这么忙,每年的春节最忙。”而据视频中村民表述,每人50元,每天约200人,日入万金,收入不菲。

“赵瞎子”的算命方式也很特别,算命过程中不停捶腿,其妻弟也会参与。而网络上,也掀起了关于“到底算得准不准”的论战。两派都有人现身说法,有人表示准,算命玄之又玄常人不懂;有人表示因为其断言“姻缘不合”导致家庭不睦,且喜欢作一些模糊、似是而非的表述。

“算命”活动的监管缺位

置疑与反对的声音,显然没有“支持”的那般有情节,有渲染力。甚至,“赵瞎子”被传说成“黑鱼精”转世,高邮湖畔,乾隆送驾之处,这样的“迷信”显得毫不违和。

据简单检索,2009年,当时定位深度报道的《扬州时报》便刊发过报道《送桥“赵瞎子”,到底是不是“大师”?》2016年春节期间,位于南京的《金陵晚报》同样关注此事,并刊发文章《排队“挂号”  这样的“经营”没人管?  》。媒体记者均以亲身经历的方式,论证“迷信”活动的不靠谱,可惜,如今看来,不仅没有向着记者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反而使其更加“声名鹊起”。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高邮送桥“赵瞎子”算命现场          如此,到底为何?

除了迷信,无非是政府监管缺位,导致的“存在即合理”的反向思维作祟!

“如果违法骗人,怎么能持续这么多年?公安机关能不管?还有这么多人信?”

事实上,上述媒体采访过程中,均寻找了高邮本地相关部门。但从工商局问到公安部门,从文化局问到宗教事务局,都表示,这种事情不归他们管。公安机关认为,“这种迷信活动肯定是一种违法行为,但这在农村很普遍啊,而且这涉及到了民生问题,应该由地方政府来管,不应该是公安部门。”政府部门也很为难,“这是一种迷信活动,涉及到了文化,应该是文化稽查大队去管理。”文化局反驳,“我们主要查娱乐场所、网吧、盗版碟什么的,还没有明文规定,说算命也归我们管理,应该去问民族宗教事务局。” 可是,宗教局并不这样认同:“算命是一种民间自发的行为,有的是风俗,有的是迷信,但都不属于宗教的范畴。应该是民政局管理这种事。”

存在即合理?百亿保健帝国权健的经历,与之何其相似!但愿结局快点到来!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愿下一个春节,没有“算命”!

敲腿算命日入万元!高邮送桥赵瞎子还能火多久?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