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瞎子”是家乡百姓对一位盲人算命先生的俗称,家里出点事只要想算命第一时间就会想起他。时间久了,大家只知道他叫“小瞎子”,而不知其真正的姓名了。相信在民间这样的算命“小瞎子”各地都有,而且确实有几把刷子,取得了本地百姓的信赖。

“小瞎子”本姓马,对他熟悉的人当面都喊他“马师傅”,“小瞎子”是外面对他的称呼。大约在九十年代后期,也许是我对算命之类的开始熟悉起来,突然注意到老家竟然还有个赫赫有名的算命先生。起因是回家时听母亲说起弟弟的婚姻出了问题,去找“小瞎子”算算;后来又有我姨妈为其儿子的婚姻问题去算命,等等。都说比较准,于是慢慢地就记在了心里。

我去找他算命是过了几年以后,一是困扰本人的一些问题急需得到命理上的解释,二是我也想看看这位师傅水平究竟如何。具体是哪一年的哪个季节,现在都已模糊,只是感觉天气不错,阳光灿烂,衣服穿的不多不少,大概是春秋季节。马师傅因视力问题一直是居家算命,地址就在古镇边上,是个农民。根据描述我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他的家,反正他也不外出,到了村上一问“小瞎子”,村民都知道。只见一座比较新的二层楼房,这种房型在江南很常见。听人说,这房子是他靠着算命挣钱造的,不由得心中肃然起敬。一个残疾人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谋生甚至超过了许多正常人,不容易啊!

盲人算命一般都是靠口诀,“小瞎子”也不例外。只见他问我属相生辰,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就摆出了八字,接着就是一通用方言念出的口诀,讲出性格脾气家况什么的;大运推算也是口诀,一首又一首,非常形象,念的很快,所以我也没记住,也没有意识到要录音。一番推算,也算是比较准确。作为问命之人,肯定想确认一些结论,或者对有些没有论述到的事情进行追问。但是,马师傅只是重复相关的口诀,看来再要纠缠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也只好摆了。从这里可以看出,盲人算命与我们现在这一套命理体系不一样,而且他有直接的结论而没有推论,也就是没有一个理论体系可以做进一步的推理,因此你要想得到更多更细的结论可能会失望的。

算命的小瞎子、讲述盲人算命的事儿

后来我还把外地的一些朋友介绍到他那里去,有比较满意的,有没等他讲完当场就起身离开的,说明他的这套东西时灵时不灵。“小瞎子”的口诀是本地方言念出的,里面的一些词语和事物很有地方特点,说明他的师傅应该也是本地人。当时他也没有徒弟,估计这样的技艺可能要失传了,现在要找既是盲人又有天赋还想学习算命的人应该没有了,可惜!

一晃已经十几年没有注意他的音讯了,因为中间本人也已粗通命理,也就没有再去关注这位师傅。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回家乡的话一定要去探望探望。嗯!对了,他那时的咨询费也就收个20、50元的,不贵。

算命的“小瞎子”

“小瞎子”是家乡百姓对一位盲人算命先生的俗称,家里出点事只要想算命第一时间就会想起他。时间久了,大家只知道他叫“小瞎子”,而不知其真正的姓名了。相信在民间这样的算命“小瞎子”各地都有,而且确实有几把刷子,取得了本地百姓的信赖。

“小瞎子”本姓马,对他熟悉的人当面都喊他“马师傅”,“小瞎子”是外面对他的称呼。大约在九十年代后期,也许是我对算命之类的开始熟悉起来,突然注意到老家竟然还有个赫赫有名的算命先生。起因是回家时听母亲说起弟弟的婚姻出了问题,去找“小瞎子”算算;后来又有我姨妈为其儿子的婚姻问题去算命,等等。都说比较准,于是慢慢地就记在了心里。

我去找他算命是过了几年以后,一是困扰本人的一些问题急需得到命理上的解释,二是我也想看看这位师傅水平究竟如何。具体是哪一年的哪个季节,现在都已模糊,只是感觉天气不错,阳光灿烂,衣服穿的不多不少,大概是春秋季节。马师傅因视力问题一直是居家算命,地址就在古镇边上,是个农民。根据描述我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他的家,反正他也不外出,到了村上一问“小瞎子”,村民都知道。只见一座比较新的二层楼房,这种房型在江南很常见。听人说,这房子是他靠着算命挣钱造的,不由得心中肃然起敬。一个残疾人靠着自己的专业技能谋生甚至超过了许多正常人,不容易啊!

盲人算命一般都是靠口诀,“小瞎子”也不例外。只见他问我属相生辰,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就摆出了八字,接着就是一通用方言念出的口诀,讲出性格脾气家况什么的;大运推算也是口诀,一首又一首,非常形象,念的很快,所以我也没记住,也没有意识到要录音。一番推算,也算是比较准确。作为问命之人,肯定想确认一些结论,或者对有些没有论述到的事情进行追问。但是,马师傅只是重复相关的口诀,看来再要纠缠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也只好摆了。从这里可以看出,盲人算命与我们现在这一套命理体系不一样,而且他有直接的结论而没有推论,也就是没有一个理论体系可以做进一步的推理,因此你要想得到更多更细的结论可能会比较失望。

后来我还把外地的一些朋友介绍到他那里去,有比较满意的,也有没等他讲完当场就起身离开的,说明他的这套东西时灵时不灵。“小瞎子”的口诀是本地方言念出来的,里面的一些词语和事物很有地方特点,说明他的师傅应该也是本地人。当时他也没有徒弟,估计这样的技艺可能要失传了,现在要找既是盲人又有天赋还想学习算命的人应该不多了,可惜!

一晃已经十几年没有注意他的音讯了,因为中间本人也已粗通命理,也就没有再去关注这位师傅。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回家乡的话一定要去探望探望。嗯!对了,他那时的咨询费也就收个20、50元的,不贵。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