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时期,有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军事家、经济学家,他叫管仲。话说当时鲁庄公派兵攻打齐国,齐桓公率兵迎敌,双方在乾时(地名)会战,结果鲁军大败,公子纠与管仲随鲁庄公逃回鲁国,齐军乘胜追击,进入鲁国境内。齐国大夫鲍叔牙献计齐桓公,他建议对鲁国施加压力,要求鲁庄公杀公子纠,交出管仲和召忽,否则齐军将全面进攻鲁国。鲁庄公迫于无奈,只好杀死公子纠,并将管仲和召忽擒住,准备将二人交予齐桓公发落,以期退兵。后来召忽为了表达对公子纠的忠诚而自杀,只剩下管仲一人押解往齐国。管仲到达齐国,鲍叔牙已在堂阜(地名)迎接,两人见面分外亲切,鲍叔牙马上命令打开囚车,去掉刑具,又让管仲洗浴更衣,并表示希望管仲能够辅助齐桓公治理国家、创立霸业。

虽然齐桓公听从鲍叔牙计策,拜管仲为相,但其内心依然抱有怀疑。于是齐桓公约见管仲,谁知管仲一见面就说:“我先要凭吊公子纠再投降,然后才辅助你”。齐桓公听后非常生气!但想起公子纠是自己的哥哥,又因为自己而被鲁庄公所杀,于是便答应了管仲的要求。齐桓公继续质问地说:“你(管仲)曾经射过我一箭,虽然鲍叔牙举荐你来到齐国,但我的内心还是很恨你,我想吃你的肉”,管仲则回答:“我为了我的主人射你,现在我为了你可以射天”。管仲的所言所行,反而令齐桓公产生了好感,“先吊再降”“为你射天”实乃忠义之举也。接下来,齐桓公开始向管仲发问。

国学微观:管仲答辩齐桓公,对我们有什么启发?

齐桓公问:“一直以来齐国的政治局势非常混乱,我们应该如何建立一个治国的纲纪呢?”

管仲答: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意思是让人民懂得礼义廉耻,这是治国的四大要素,失去四大要素,国家就会灭亡。礼所指为人与人之间应以礼相待;义所指为做事要讲道义;廉所指为廉洁方正的行为;耻所指为知耻之心。

齐桓公问:“当如何管理人民、使用人民,才能令国家富强呢?”

管仲答:“欲使民必先爱民”。意思是你要用人民为国家做事,必须先爱护他们、敬重他们。

齐桓公问:“爱民之道是什么呢?”

管仲答:“做到爱民有五点要求:第一要让人民相互尊重、尊敬;第二要增加人口,鼓励生育;第三要藏富于民,减税、减刑罚等;第四要树立“守礼”的榜样,推举一些大贤士出来,让人民去学习他们、模仿他;第五要令出必行,出令不改,国家所推行之政策,不可朝令夕改。

齐桓公问:“你刚刚说了如何使民、爱民,那么进一步该如何安排他们呢?”

管仲答: “世守其业”。国家可以将人民划分为士、农、工、商四个等级,即子承父业的世集传承模式,比如父亲是当兵的,儿子亦是当兵的;父亲是农民,儿子也是农民,如此类推... 现代人权自由的角度观之,这种管理方法肯定不被认可。不过以当时历史背景,这种世守其业之模式,反而硬性地让人民专注于各个行业的发展,对国家(当时)相当有利。由此可见,任何管理方法必须视乎时世而定,因势利导是也。

齐桓公问:“如何令人民心甘情愿地世守其业呢?”

管仲答:“设立特区”。意思是在全国设立各种各样的产业特区,举例,把所有木匠集中到林业产地(盛产木材的地方),成立木业特区,并让工匠们自由竞争、自由淘汰,从而推动产业发展。其实现代社会成行成市的批发市场,区域经济政策,甚至国家之前设立的深圳、珠海特区,以及最新设立的上海自贸区等模式,皆为类同也。

齐桓公问:“如何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呢?如何筹集军备呢?”

管仲答曰:“以罚代刑”。其意是以重罚财产来代替重刑,举例,人民犯了法、犯了事,就要上交犀甲(犀牛皮做的盔甲)、金钱、盾牌、铁器等,以此来代替刑罚。这种做法变相向民间征用军备、军饷,令国家可以迅速地完成军事储备。此项国策目前已被当局所效仿及执行。

国学微观:管仲答辩齐桓公,对我们有什么启发?

齐桓公问:“如何筹集军饷呢(财政问题)?”

管仲答:“开发国土资源”。大力培养、教化、训练当地人民如何利用自己的土地优势,对土地资源进行整体开发,从而增加国家的财政收入,才能保证军费开支。这是从资源利用中发展产业与挖掘财富的治国之道,发挥土地资源的优势。

齐桓公问:“如何进行资源开发呢?”

管仲答:“资源整合”。当时管仲大胆地提出开设红灯区,原因齐国的地理位置靠海边,水路贸易发达,水上通商的人口频密,红灯区可以将不同行业的生意人整合在一起,创造更多的贸易机会,由此而拉动经济增长。这种模式在现代社会被很多发达国家所取用,比如国家下设赌场城市、旅游城市、资讯城市等,亦即效此法也。

齐桓公问:“如何保证军队的来源呢?”

管仲答:“贵精不贵多,强其心而不强其力”。意思是军队靠的是意志,而非靠气力,故训练军队重在斗志。同时太多人民被征召去当兵,反而为人民带来痛苦,只要士兵的心智坚强,人数则不用太多。

齐桓公问:“如何军队做到贵精不贵多呢?”

管仲答:“全民皆兵”。听起来有点矛盾,既然是贵精不贵多,但又要全民借兵,如何理解呢?举例,每户人派一个人当兵,五户人组成一个5人的“伍”,五个“伍”组成一个25人的“轨”,十个“轨”组成一个250人的“里”,四个“里”组成一个1000人的“连”,十个“连”组成一个10000人的“乡”。每个组织单位设一名长官,老百姓平日负责经营、耕种等,空闲时间就组织军训,此种运作机制,打仗时期则全民皆能战,现代社会的民兵系统即属一例也。总结而言,每户人派一个人当兵,此乃贵精不贵多,民兵机制,此乃全民皆兵。

国学微观:管仲答辩齐桓公,对我们有什么启发?

后记提示

管仲回答齐桓公前三问,对照当下社会之众生现象,不禁感概万千!对于个人而言,礼义廉耻乃为人处世之本,更须建立良好的道德品格形象。至于国家及企业层面,要让老百姓或员工为国家或老板效命,必须先学会爱护老百姓或员工,管理者切忌朝令夕改,必须令出必行。除此之外,增加人口之国策实乃现代社会的人口红利,而藏富于民就不用多说了,国家及企业有否把财富反馈给老百姓或员工呢。数千年前的对话,延流至今,依然响当当,无不与当下趋同,发人心醒!悉逢大变革之转折点,我们必须认清形势,即使大环境动荡,但只要做好自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