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童者黄一川的八字命理分析,杀人犯的八字特征解读

2018年6月28日,上海发生了一场惨剧。两名世界外国语小学的小学生在校门附近遭遇不幸,年幼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天。而另有一名男童和女性家长受伤。听闻这样的惨剧,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会非常悲痛。小学生又有何辜,罹此大难;行凶者又有何怨,行此大恶?

根据上海警方和检方的通报:犯罪嫌疑人黄一川,男,1989年出生,湖南省邵阳市人,无业。今年6月初来沪,其交代因生活无着产生报复社会念头,进而行凶。生活无着,就挥刀砍向无怨无仇、素不相识的小学生,这种损人害己的逻辑实在让人费解。这个黄一川倒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杀童者黄一川的八字命理分析,杀人犯的八字特征解读

根据网络信息:黄一川,苗族,1989年6月3日生于湖南绥宁一公务员之家。中学期间,父母离异。他和母亲生活较为拮据。离婚后,父亲很少照顾他。以致黄一川从小性格内向,寡言,且偏激。但他想通过学习改变命运,高中期间,学习刻苦,进入绥宁一中实验班(全县最好)。在校期间,成绩优异,排名班级前十,年级前三十。高考后,考入位于湘潭的湖南科技大学(省重点)。2007年入学,建筑专业,学制5年,于2012年毕业。期间,他曾报考东南大学建筑学研究生,疑败北。此后,奔波各处,无固定工作。开始有明显反社会情绪。于6月7日入住上海浦东的一家廉价宾馆。找工作未果,遂行凶。

杀童者黄一川的八字命理分析,杀人犯的八字特征解读

按该嫌犯身份证信息,他的六字为己巳年己巳月甲午日(无时辰信息)。

从其六字看,甲木生于巳月,干支一片火土,全无点水,又无庚金丁火透出,按《穷通宝鉴》的说法“此无用之人也”。

2018年,黄一川交入丙运,丙属火。6月28日,属于戊午月,又是午火。行凶之时又是11点多的甲午时

作个比喻,黄一川是一段木材,本身六字地支就全是巳午火,大运又进入火运,流月又是火月,时辰又是火时,雄雄大火,木焚为灰烬。难怪乎最终业火焚身,不但焚毁了自己,也殃及无辜,玉石俱焚。

津云新闻报道:

上海世外小学浦北路校区斜对面24小时粥铺工作的小关(化名)却对犯罪嫌疑人印象颇深,小关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大约上午十点多吧,他来我们粥铺,当时人多我们忙,他要了一碗粥,跟他要15块,他还觉得贵。当时人多,我说需要等两三分钟,可是付完款了,粥没吃,他就走了,说出去办点事,急着走了,最后也没回来吃……”

似乎冥冥之中有命运的力量在推动,嫌犯连粥都来不及吃,便迫不急待地去行凶。是不是,有这样的命格就一定会走到这一步呢?

我们可将八字与基因作个类比。基因也是每一个人的先天因素,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行为。暴力行为也能与基因联系在一起。

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临床神经科学系的教授雅礼·狄赫南(Jari Tiihonen)及其同事通过研究发现:一种单胺氧化酶A(MAOA, monoamine oxidase A)的低活性基因型以及CDH13基因与极端暴力行为之间有关联。

但是不是有这种“暴力”基因的人就一定会暴力犯罪呢?

实际上,根据内莎·凯礼的《基因的革命》,”基因“并非像模具一样,复制出的产品都一模一样。它更像是一个剧本,比如《罗密欧与朱丽叶》,不同的导演和演员会有不同的演绎。

基因最终将在生命中以何种形式呈现,不仅有关于基因本身,也受其所处环境的影响。不同的环境,基因表达也不同。

回到黄一川,如果将先天的命格比作基因,后天所处的环境对他表达的影响也是极其负面的。单亲家庭、生活拮据、考研失败、工作不利……

但天无绝人之路。黄一川面临所谓生活无着的窘境,但实际上,在上海这样的一座都市,以黄的学历,找一份能糊口的工作应该不难。

比如地产中介、保险公司,好一点的都有底薪,实在不行找个快递外卖、保安、服务生甚至洗碗工的工作应该不难吧。

可是,在我们现在的社会语境中,黄一川如果做了这样的选择,可能面对的就是“失败者”的嘲笑。充满竞争的浮躁氛围,是容不得所谓“失败者”的。

这样的环境在不断刺激着黄一川的神经,让他做出了最最荒谬的选择。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社会也像美国学习,“Loser”成为最恶毒的骂人的话。

但中国古人却讲:“不以成败论英雄”。即便是几十年前,讲的也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在充满现在这个充满竞争和攀比的社会,无良媒体还在不断兜售焦虑,似乎一朝落后,那就会被同龄人所抛弃,被丢进了社会的垃圾堆。先天基因有缺陷,又在这种浮躁的社会环境刺激下,发生这种过激行为也非意外了。

杀童者黄一川的八字命理分析,杀人犯的八字特征解读

6月14日,中科院研二学生谢某请来京的高中同学周某某吃饭,没想到被他连刺数刀致死。

周某某完成刺杀后,还双手举过头顶,摆出一个庆祝胜利的“v”字。

而周某某行凶的动机竟然是两年前同学会上,谢某的一些话,让他两年来过得不舒服。据同学回忆,所谓让周某某不舒服的话,只是谢某对其的几句规劝。

相比考入中科院的谢某,周某某确实可算是失败。高中时,成绩一直排在年级前三的周某某,志向非北大清华不读。但高考时发挥失常,2012年,他只考进了四川大学。

退学后复读,结果考分比上一次还低10分。2013年,周海旋考入西安交通大学本硕连读班实验班。大三时,因为成绩挂科,他被分流到了普通班,无缘免试读硕。

大学毕业后,周某某在无锡一家初创的软件公司跑销售,月薪8000元。感觉抓不上这波互联网大潮的他,最终辞职去考公务员。但公务员的考试又失利了……

高速发展的社会,大部分人都在互相攀比,比谁爬得更高、爬得更快。但总有一些人会被暂时或永远地甩在后面。如果我们的社会大环境对这些所谓失败者抱以更多的宽容和宽慰,上面的惨剧发生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宗教或许是提供这种环境的最好方法。

我在境外旅行,发现所去的每个国家和地区,宗教场所和建筑都随处可见,而且绝大部分宗教场所都可以自由出入,绝不收费。相比而言,中国大陆的宗教场所密度是最低的,而且许多地方更像旅游景点,而非弘教布道的场所。

曾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去国外留学。甫一下飞机,就有素不相识的人在机场等他,为他提行李,送他去住处。之后的日子,这些人还经常来他住处,对他嘘寒问暖,为他排忧解难。这些外国人都是基督教徒,最终目的是传教,但纯朴的善意让独处异乡的他倍感温暖,度过最初的不适应期。

试想,如果黄一川在行凶途中,遇到教士在街上布道,或许受某句话的感召,一念之转就放下屠刀;又如果周某某失意时步入某个寺庙,在法师开示下,心理得到慰藉,也许就幡然悔悟,恶念全消。

在我们过去的语境里,宗教是麻醉剂。我相信,绝大多数宗教徒不会认同这一点。但即便就算是麻醉剂又如何?试想,如果没有麻醉剂,恐怕绝大多数外科手术都无法进行。在这个快速发展、充满竞争的社会里,难免有各种撕裂和阵痛,如果没有麻醉剂,恐怕根本无法保证社会的稳定。

亏损失败我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              ——朗日塘巴尊者《修心八颂》

每日清晨一炷香,谢天谢地谢三光。

所求处处田禾热,惟愿人人寿命长。

国有贤臣安社稷,家无逆子恼爹娘。

四方平静干戈息,我若贫时也不妨。

朗日塘巴尊者是佛教噶当派的大师,而邵雍是儒教理学祖师。他们的理念是针对浮躁社会的清凉剂。如果社会上有更多的人持有这种理念,这个社会整体焦虑感就会降低。

除了外在环境,作为个体来说,能够认识自己的命运,就可以避免许多颠倒梦想带来的悲剧。

对黄一川或周某某而言,或许外界和自己给自己的期望太大了。他们也曾努力过。一旦发现没有达到期望,他们就选择了毁灭来表达愤怒和失望。

如果,他们能够真正了解自己命运,他们会知道自己先天的命格或现在的运气并不是那么好。如果,他们能接纳自己命运,他们就会放低身段,接受那些看起来不那么高大上的工作和生活,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

但想要认识自己的命格和运气,了知自己一生的方向和所能达到的高度,谈何容易。想要做到这一点,八字是不错的工具。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