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很多朋友在问我涡阳的姚献体是谁!你认识吗?作为地地道道的涡阳人我居然不知道姚献体是是谁,为了弄清这个人到底是何方高人,我在本地咨询了好几位易学老者,对我提出的问题都不太清楚,今天我细说民间相学大师姚献体,安徽相法奇人姚献体到底是谁?

姚姓在我们涡阳本地并不是太多,所以排查起来会比较方便,多方打听后店集和高公那边有姓姚的,结果去了一趟也无所获,那么这个姚献体到底是谁呢?经过我的分析,各位指点姚献体这个名字应该是出自一位许德龙的日志所知,另外一篇文章标题为《神奇的看相纪实 绝对真实的超级安徽面相大师》内容中也有提到姚献体这个人。关于许德龙写的日志我转载过来了,各位可以看一下。

大家注意内容中提到的时间点,是1993年,到现在已经长达25年了。

民间相学大师姚献体,安徽相法奇人姚献体是谁?

时间在一九九三年前后,农历二月十二日,长沟镇一年一度的古会。各旅社的住房都住的满满的,鸿福旅社住了一个台前县的卖簸箕的老人,大约七十来岁,四天的古会过后,簸箕还盛了很多,在闲谈中与旅社北临的烟酒铺老板看相,说某某身上何处有痣,所言皆准。临居们都找他看了几遍,许德龙也好奇的找程老先生看了一相。

程老说他克父,父亲在他二十七岁去世,两个儿子,妻子去年不在了,今年结婚的妻子不会生育,弟兄三个排行老大,有两个姐姐,在工厂里上班,经济情况一般。某年出什么事等,断语都准确无误。好奇的他就要跟程学看相,当然是管程吃住了,骑车带着程老下乡去看相。

那时看相收费并不高,但有灾难破时费用高的惊人,除了收取费用外,还要给先生一块红布,鸡鹅之类的供品,后来红布换成了红被面,从二月到收麦前回去的时候,光被面就挣了两个牛肚大的袍伏,鸡鹅淹了两缸,每天的收入千把块。买鸡鱼孝敬程老,也不能动程老的供品鸡鹅。到了天热时,两缸鸡鹅生蛐时倒掉,也没有动先生的东西。如此三年学得了相学的精华。

许德龙的大老表看不过去,想找程老的事,就找程给看一相,程老说他三十九岁得子,目前有三个女儿,住宅西方有条流水沟,西南角有棵椿树,东北角有个林(坟),离家不过八步远。其他事项断的都准,唯独不相信家的东北有坟,于是回去就拿铁犯铣去抱,没有抱着坟墓。去找程老的事了,程老说没有,我就不干这个了。跟随大老表去家抱坟墓去了,到时他不慌不忙,步了八步说,就在这挖吧。不几下就挖出了尸骨。在乱子(集会)上铺地(摆堆),前面放了瓷盆收钱,手拿长烟袋。见一妇女走的很急,就对围观的人说,这个女的家中要出事,他儿子不死也得住医院。围观的人叫住年轻的妇女说,这个看相的老先生说你孩子不死也得住医院,还是让老先生给你破一下吧。妇女让程老给她看,程老说,你不要去医院了,快回家把影院墙下的林(坟)扒出来,就没事了。妇女回家找来帮忙的人一挖,果然有坟墓。其结果是儿子得急性病住院,输了几瓶液也就没事了。

时间长了,程老的名气也就大了,惊动了二十铺的乡长,母亲死了早,林地在平坟时,已经找不着了,想请程老去找坟墓。去时说,要是找不到一口水也不喝,找到了五百元的报酬。开车带程师徒到了一块地,用手一指说,就这块地看吧。程老在地头蹲着,吸了两袋烟,许德龙见程老不说话,就说如果找不到,我们就走吧别在这里丢了人。程老说这块地的坟很多,你让找哪边,别找着人家的地了。乡长说就这块地的西半啦吧。于是程老不慌不忙的到这块地里,停住了足,啪啪三脚一跺,就这里吧!乡长带物人去挖,不几下就挖出来了,乡长说这不是,这好象是爷爷的坟,程老说向西一穴就是了。

麦收时,送程老回家的路上,走到黄河滩里,程老说这个地方有宝,后来在那个地方挖空心思出的钱罐子。

事隔多年,程老已故,但他看相的技术,却使后世津津东道。使我对民间相学产生的强烈的兴趣,我会尽毕生精力去挖掘她,决定行万里路,读万书,不辞辛苦去传承她。。。。。。

明年我去拜访安徽的奇人姚献体民间相学大师。到时再记述拜访经过。宜神书于研易斋。已丑年腊月。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