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简介:

太乙,又及称太乙数,太乙是术数的一种,为三式之首,(“三式”即我国古代术数中三大秘术太乙、奇门、六壬同称“三式”),是古代高层次预测学,相传太乙式产生于黄帝战蚩尤时。《奇门五总龟》曰;“昔黄帝命风后作太乙,雷公或九宫法,以灵龟洛书之数┄,”仿易理所作,属易经象数之学。其法大扺本于《易纬.乾凿度》太乙行九宫法。采用五元六纪,三百六十年为一大周期,七十二年为一小周期,太乙每宫居三年,不入中宫,二十四年转一周,七十二年游三期。

太乙以一为太极生二目(主、客目),二目生主客大小客与计神共八将。(与易经太极分二仪,二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相仿)。以太乙八将所乘十六神之方位关系定出格局。可占内外祝福。又临四时之分野,可占水旱疾疫。再推三基五福大小游二限,可预测古今治乱。又可推出年卦、月卦等。

《太乙神数》预测绝学入门篇-上

二、太乙方位;

太乙式与遁甲式不同,遁甲式为后天方位数,乾卦为六宫,巽卦为四宫,太乙将宫位逆时针转45度,以乾宫为一、离宫为二、艮宫为三、震宫为四、五为中宫、兑宫为六、坤宫为七、坎宫为八、巽宫为九。具体如图所示;

太乙方位图

巽九离二坤七

震四五兑六

艮三坎八乾一

三、太乙阴遁、阳遁的规定;

太乙有阴阳遁局,年、月、日用阳遁;时则采用阴遁、阳遁,冬至后阳遁局,夏至后用阴遁局,阳遁笫一局太乙始于一宫,顺行九宫,不入中宫。阴遁笫一局太乙始于九宫。逆行九宫,不行中宫。这里与遁甲式的明显区别,太乙阴阳遁运行八宫,俱不入中五宫。为什么不入中宫,古籍上解释说,太乙行宫是根据天文观察来的,太乙取象北极星,北极为体,北斗为用,北斗围绕北极而旋转,北斗为北极帝星所乘之车,帝星乘车临御八方(八宫方位),便能预知风雨水旱,兵灾饥馑,治乱兴亡,所以太乙考治八宫,而不入中五宫。

四、太乙的五元六纪;

这属于太乙术语,五元:指甲子元、丙子元、戊子元、庚子元、壬子元,每元七十二年,五元共三百六十年,六纪:六十甲子毎六十年一个轮回,为此甲子年至癸亥年六十年称为“一周纪”。一个甲子元为一纪,每纪六十年,六纪共三百六十年。三百六十年为五元六纪的周期数,七十二年为元之周纪数,六十年为纪之周期数。

五、太乙九宫;

一宫乾天门主冀州。为绝阳。

二宫离火门主荆州。为易气

三宫艮鬼门主青州。为和。

四宫震日门主徐州。为绝气。

五中宫,中天之枢纽,斡旋八方,太乙行其考治而不居。

六宫兑月门主雍州。为绝气。

七宫坤人门主益州。为和。

八宫坎水门主兗州。为易气。

九宫巽风门主扬州。为绝阴。

六、岁太乙;

太乙积年;

所谓“太乙积年”是指自上元甲子为始,至所要推求的年份总共累计的年数。至于起始的年均与天象有关,历史上有三种解释,“上元混沌甲子之岁”、“日月合壁五星联珠”、“七曜齐元”。不管那种解释,对今推算太乙数并没有多大意义。可不必细究。

据《太乙金镜式经》载:上混沌甲子之岁至唐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有1937281积年。

求太乙局数(岁计);

太乙年局(岁计)入局法须先求积年数,所求年积年数,累除三百六十五元六纪周期数,不满余数(入纪元数)累除七十二,不满余数即为入局数。

七、“天目”求法;

天目亦称“文昌”,因其照鉴万物,故称“天目”,居斗魁之前,为台辅之象,在天为阳,号“文昌”,属主将之首,为萤惑之星,建三月,旺夏三月。

天目求法;将太乙入局之数以十八累除之,不及十八者,阳遁自“武徳”起,阴遁自“吕申”起,顺行十六神,阳遁数至乾、坤重留一次;阴遁数至艮、巽重留一次,数到尽处为天目所在。

八、“客目”求法;

客目亦称“始击”、“地目”,为填星之精,旺四季之月,可察主客胜负之机微,弈、计谋阴暗秘密之事等。

客目求法;

以计神加于和德艮上,顺行十六神,为天目所乘即始击(地目)。

九、计神;

为岁星之使,用以筹度军国动静,“主”和“客”的胜负,为二目之首,四将之源。

求法;阳遁起吕申寅,顺行十二支;阴遁则起申,顺行十二支。

十、太乙十六神;

子神;曰地主,建子之月阳气初发,万物阴生,故曰地主。主动摇言语事。

丑神;曰阳徳,建丑之月二阳用事,布育万物,故曰阳德。主施恩育物事。

艮神;曰和徳,春冬将交阴阳气合,群物方生,故曰和德。主和集成就事。

卯神;曰高丛,建卯之月万物皆出,自地丛生,故曰高丛。主发挥事。

辰神;曰太阳,建辰之月雷出震势,阳气大盛,故曰太阳。主危会兵曵事。

巽神;曰大旲,春夏将交或暑方主,阳气炎皓,故曰大旲。主申命号令事。

巳神;曰大神,建巳之月少阴用事,阴阳不测,故曰大神。主毁拆破废事。

午神;曰大威,建午之月阳附阴生,刑暴始行,故曰大威。主光明威烈事。

未神;曰天道,建未之月火能生土,土王于未,故曰天道。主阴私事。

坤神;曰大武,夏秋将交阴气施令,杀伤万物,故曰大武。主刑罸事。

申神;曰武德,建申之月万物欲死,荠麦将生,故曰武德。主传送迁移事。

酉神;曰太簇,建酉之月万物皆成,有大品簇,故曰太簇。主更易肃杀事。

戍神;曰阴主,建戍之月阳气不长,阴气用事,故曰阴主。主危期兵丧事。

乾神;曰阴徳,秋冬将交阴前生阳,大有其情,故曰阴德。主命令事。

亥神;曰大义,建亥之月万物怀垢,群阳欲尽,故曰大义。主计谋废弃事。

莲花中国-太乙神数预测绝学

十一、“八正宫”、“间神”与“主、客算”

太乙局中,子午卯酉乾坤艮巽为八正宫;寅申巳亥辰戍丑未为“间神”。

主算求法;天目若在八正宫则由其宫分数起算,顺数所算宫数,间神不用,至太乙前一宫

止,数之和即为主算;天目若在八间神,则初起为一,顺数所过宫数,间神不用,至太乙前

一宫止,数之和即为主算;主算弃十不用,只用个位数;若为十、二十、三十整数,则以九

为除数,取其余数,此个位数或余数即为主大将之宫数。

客算求法;客算始起客目,算法同主算,所得数为客大将之宫数。

十二、“主大将”与“客大将”

主大将属金,为金神,为太白之精,受金徳之正气,主兵戈战争,旺于秋三月。

主大将与太乙同宫为“囚”,若在绝阳之地,君王有灾;若在四、九、一、七宫辅相有灾;若在死、杜、伤、惊门下,大将必死;若与始击、客大小将关,更遇凶星、凶门,主大将必死。

主大将与太乙宫相对为“格”,君不礼臣,臣不击忠君,君臣背离之象。

主大将在太乙左右为“廹”,主臣下廹于上。

客大将属水,北方辰星之精,受水徳之正气,旺于冬三月,主兵曵征战。

客大将与太乙同宫为“囚”,若客大将同太乙在三、七宫,其地有震动。其年大水。

客大将在太乙宫左右为“廹”,下*上,人君有灾,亦主外国入觇。

客大将与文昌同宫为“提”,主臣下外国有谋。

太乙神蕴数灵中,融世上万理,呈人间百态于不同数的分类组合

的分析中。妙算运势呈起落,巧解人事之因由。吉包祸福无穷计,心中有数自清明。

数作为宇宙物质信息能量运作的规律体现,在太乙神数中以更多样化的形式来反映人事运动变化的方方面面。人们用12345678910作为数的有形代表,化生数场,和运数能,呈释数态,灵传数韵,妙藏数机,精解数理,会数缘,显数慧,离合聚散数局间,阴阳数转化天地玄。数有奇偶,奇为阳,偶为阴,因此数有阴阳之分。13579为阳数,246810为阴数。太乙九宫应八卦之方位,也有阴宫阳宫之别。除中五宫外,八三四九宫为阳宫,二七六一宫为阴宫。在太乙运式过程中,数的阴阳与落宫相配,便形成了重阳数、重阴数、阴中重阳数、阳中重阴数、杂重阳、杂重阴之数以及上和数、次和数、下和数之分。又有三才数、长短数,不和数等,从不同角度阐释人事运动的规律及变化之机,谋为行事之利弊等。

在太乙数中,九宫配数,阴阳交替间隔,因此产生了数之阴阳与宫位之阴阳相配比后推演出的不同性质作用的数的组合。12345678910为数之奇偶递进的基本排列,体现的是阴阳交替,循环发展的数场之运动状态,也是一个基场信息能量阴阳转化的表现。再经过不同的组合排列,便演绎派生出多种多样的数场以影响、作用于百态千姿的人和事。古人将天地人、五行金木水火土及十天干、十二地支均配数,无形中将万物以数作为基位的归类,反映其共性的一面,以一点牵万线,以一场带百场,有规律地运作于宇宙天地之中。那么,不同数的组合是以数的基本性质为基础而进一步延伸、扩展及分化的。在太乙运式过程中,有主算、客算、定算与太乙各将相互参照来分析主客吉凶动静的。因此三算作为太乙运式的基本要素,且以数作为表现形式,基数的分类、定义及作用都是至关重要的。

太乙数中,重阳数、重阴数、阴中重阳数、阳中重阴数、杂重阳数、杂重阴数是其中特征比较明显的几类数。它们以数或数性的重叠为基本特征。如三、九为阳数,配在阳宫为纯阳,又自相重叠成33,39为重阳数。二、六为阴数,配在阴宫为纯阴,又自相重叠成22、26为重阴数。它们为同性之数的叠加,反映了数场质态的单向发展趋势及数力对人事的单方牵引及推动,为数能不平衡作用的表现,凡事过犹不及,而这几类数的组合及与宫位的同性重叠组合,是单性数场与方位场的互合。阴阳平衡才能协调事态的发展,而这些重数则是力态的单性呈现,以原生数场的纯性加方位场的同性,构成了这些数较为极端地作用于人事的性质归类。如重阳数,为激进、亢极之数,遇此数阳刚势盛,事凶急迫,为阳之过,是一种极不平衡的发展状态。重阴数则为阴之盛极,低沉、死绝之象。这两类数为性质相反的异向极端之力的运作。阳中重阴数及阴中重阳数是数与宫性相反但自性重叠的数,它们反映的是定位中单力的作用及影响,是较为潜藏的不利因素的表现。因为数场与宫位场能够因为阴阳的一部分互衡而延缓单性力的不平衡影响,所以比起重阳重阴数来说,后两类数不利之势较为缓和,而因这种缓和也产生了互衡过程中繁冗驳杂的事态。杂重阳杂重阴数为宫与数的阴阳杂配,反映一种波动反复不平的人事运动状态,人事主体发展多有杂乱纷挠。

这几类数对人事的作用有:一、均为一种单性作用力不同程度的显现,使人事不平衡地发展。重阳数,重阴数,事速发;阴中重阳,阳中重阴事缓和繁杂;杂重阳,杂重阴数内厄外灾,耗散。均为不利运势的发展。二、反映事态发展趋向的明显特性及内外力作用的程度。阳为外,为动,为上,为男;阴为内,为静,为下,为女等等。从数阴阳之内涵外延的分析结合数性质分类,可以判别不利因素的作用范围,对象及影响力的分配,寓理于数,以数明理,共通融汇,达到相互共振的目的。

数与数的自性重叠会形成单向的不平衡发展趋势,当数之阴阳与宫之阴阳搭配合理时,就会产生和数,天地交合,运和气顺。在这里数是代表一种范围内物质能量的阴阳转换场,而宫则作为其接收转化承载,二者相应相和,又生成上和数、次和数、下和数反映天地人不同程度的阴阳平衡及转化。

上和数、次和数、下和数的不同组合是以数与宫的阴阳相配而形成的。数自性的阴阳定位与宫相对应的场的辅和,是一种互异性力场的相互循化与潜传,应照着人事天地的和谐程度。当数力化解于能够与之达到相互平衡并且合力推进场态的融和之同源异性场时,便能更进一步地调和事态周转天时地利人和的总场性能,使得人事的发展能够在自己主场运律支配下的运作能够有充分的发展条件及活化的机会。三个和数即是这种状态不同程度的分类,如上和数,一为阳数在阴宫,首先是数与宫的阴阳相和,此为内外通融。四八为阴数在阳宫,一与四、八搭配为14、18为上和数,然后数宫合力相配形成上和之态势,此为上下得力。上和反映人事发展的上佳状态,利得天时,缘得贵人,吉得气运,上和数为立体得运的数场。阴宫阳数、阳宫阴数相互搭配成23、29、32、36为次和之数,次和之数借助的是数与宫的内外相承和合之力,四方力授,反映平面相助的人事状态,人事遇次和数多得同辈朋友之帮,为平面汇力聚焦的数场,中层力到。下和数为独立的阳数与阳自和之数或独立的阴数与阴自和之数相配,如12、16、21、27、34、38为下和数。下和数为自立之数场,即人事自身内力的积聚及推动,完成相对平和的应轨运动。

上和数、次和数、下和数的划分体现了:一、数场汇力方式的不同。上和数为内外上下左右立体兼容阴阳平衡之数场,次和数为以点带面式的数力汇聚方式,而下和数为点线数力的循轨延伸。二、三者反映了数与宫之间的阴阳互衡的化合状态。数与宫借助阴阳的调和完成数能场的具体呈现,应宫化力,宫承数场之博应,数借宫之准位,共同作用于事态发展变化的过程之中,体现宫数和场的作用力的三个不同层次及化合范围。

在太乙神数中,一为人,五为地,十为天。融天时地利人和之具备状况于一、五、十三个数的分析之中。算中无一为无人之算,算中无五为无地之算,算中无十为无天之算,依此判断主客两方天地人的调配状况。数立于一,成于五,圆满于十,太乙术赋予其天地人的意义,也反映了人承天地之灵,必领命于天,成就于地,和合众人,方能立命安身,成就大业。因此,太乙有三才数,以示天地人和之数机。它们为16、26、36、17、27、37、18、28、38、19、29、39为天地人三才具足之算。1、2、3为生数,6、7、8、9为成数,它们的相互组合是天成地就人和的表现。

数之长短可以定胜负,分缓急,此为太乙数中长短数的作用。十一以上为长数,九以下为短数,长数事缓,为一种力的逐步推进与渐化,短数事急,为数力的骤发。长短以十为界,是一种数场单一与组合的不同性质表现。一至九为数之纯性场,数力易聚易散,速成速发,十以上有了护力的层层延放,数力缓稳,所以算长者胜,算短者负,皆因数能场性质的不同而影响事情的最终结果。

三才数与长短数只以数之性定数之理,现数之机,没有结合宫位的阴阳相配来分类,说明一种数场的外力作用,以三算的形式参与到太乙运式中,共同影响太乙式盘中各星神将的能力发挥,提供其更多的助力或阻力场源,稳定总能的能量平衡而且丰富事态的变化的方式。

太乙还有以星神落宫与三算之阴阳相比较而得的数。太乙、文昌、始击三将在阳宫算得奇数,或在阴宫算得偶数,都是不和之数。天地气交为和,天地气不交即为不和。数定场,当三算明确以后,即可形成一个相互作用的气数场,定数、劫数、运数融汇其中,成败吉凶皆因数之和与不和。星神的落宫反映了宫对星宿信息能量接收转化的性质,以数场之相互阴阳协调,则可以定基场,行大势,辨吉凶。

太乙阴阳数灵鉴天地,和星辉,配宫位,慧通八方,它是如何揭示人事运动规律的?

一、太乙阴阳数以阴阳二性之数理分析明内外主客动静变化之机。天地阴阳流转,化生万物,数作为天地规律运作的总结归纳,同样融阴阳之理义,存聚散合和之力,藏福祸变化之机。太乙阴阳数更是将天地阴阳造化融汇贯通于整个太乙运式过程中,三算定格局,以数场来调和主客阴阳转化之机,起着提供阴阳数力源的作用。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太乙、文昌等星神落宫后自身作用的气机运作,得借助主客算数的阴阳力场加以调配,它们相互作用,共演共承太乙之格局。而且观三算所呈之力态,可以掌握主客变化之机,变客为主,易主为客,定度全在三算数的分析中。

二、数借宫化力,星和应数宫之配合,共同作用于人事的变化发展。太乙三算可以单独分析,也可结合星神落宫阴阳之配比而综合分析,宫作为比较固定的阴阳定位,承纳千变万化的阴阳数场转变,可以稳固和深化数力的辐射,并且和落于此宫的星神进行信息能量的交流、转换及相互平衡。

论太乙行宫

太乙,即太乙数术,又名太一,为北辰神名,或者指北极星,代表天皇大帝,下司九宫,中建皇极,统管十六神,预知风雨、水旱、兵革、饥馑、疾疫灾害、九洲十二国治乱兴替。太乙式的推演,是以太乙的行宫为依据的。

太乙宫位是这样排列的:乾一宫、离二宫、艮三宫、震四宫、中五宫、兑六宫、坤七宫、坎八宫、巽九宫;而洛书的宫位是:坎一宫、坤二宫、震三宫、巽四宫、中五宫、乾六宫、兑七宫、艮八宫、离九宫。如图:

    9巽  2离  7坤           4巽  9离 2坤

   

    4震  中   6兑           3震  中  7兑

    3艮  8坎  1乾           8艮  1坎  6乾

       太乙宫位图               洛书宫位图

太乙宫位于洛书宫位有不可分割的传承关系,而太乙宫位与洛书宫位为什么相差一位?历来说法不一。

西晋郭璞讲:地缺东南,宫数多者,无出于九,故差九以填之。即认为天倾西北,地缺东南,所以用最大的宫数九去进行填补。东晋乐讲:太乙经天道,明人事,王候得之,以一统天下,故差一宫以就乾。易卦中乾为天、为君王,数字中一为首为开始,亦象征君王,所以把乾宫定为一宫。

唐代王希明说:太乙统人事,而知未来之道,故圣人特差一宫,以明先知之义也。

太乙神数》曰:太乙(太一)者,极也;乙(一)者,数之始也,三年一宫,理天、理地、理人也。周易六十四卦,以乾为首,统率六十四卦,数字以一为开始,统率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各数。太乙以卦论相当于乾卦,以数论相当于一,所以太乙从乾宫开始运行八宫,宫位自然把乾宫定为一宫。

太乙分阴阳二遁。阳遁太乙行宫从乾一宫开始,顺行八宫,不入中宫。阴遁太乙宫从巽九宫开始逆行八宫,不入中五宫。

论太九宫

【返回】

太乙三年住一宫,理天,理地,理人。为什么太乙三年住一宫《太乙神数》解释说:“圣人画卦观象,乾德三者,天道主覆盖于上,地道主裁画于下,人道成辅相尽于中,天不以高大胜于地,地不以广厚胜于人,人不以小而小于天地,故天、地、人三画等焉。太乙引一函三,以乾为之始也,故太乙三年一宫,自乾为首之义也。”从这里我们可知,太乙三年一宫,也是有理由的。易经乾卦有三个卦画,这三个卦画是相等的,上面的一划代表天,下面一划代表地,中间一划代表人,因为天、地、人是同等的,所以乾卦三个卦画也是相等的。太乙象乾卦,太乙于数为一,这就象乾卦的一个卦画,由一又引申出三来,就象是乾卦的三个卦画,所以太乙象乾卦,因为乾卦有三个同等的卦画,所以太乙三年居一宫,第一年理天,第二年理地,第三年理人,太乙三年一宫,二十四年游遍八宫〔不入中五宫〕为一周,三周七十二年为一元之数。

第一年理天

太乙第一年理天,都是管些什么事呢?《太乙神数统宗大全》说,使日月星辰七曜无差其度,以明天道,所临之分,承天道而行,君治以道,臣辅克终,天气顺序,万物咸通,则二曜光明,循度五纬,径行不差,则得治天下者也,其若君违其道,小人在位,治化失常,乖戾之气随感而应,则二曜薄蚀,五纬错行,彗孛飞流,虹霓气露,光怪变异生焉,此皆由治政之乱,而太乙考治,行其赏罚。经曰:有德者昌,无德者殃。是以圣人克馑天威,以修其身。宋仁宗命曰:人君奉天在于修德,夙夜竞竞,武谨于未行,上虑不致,必俟天有遣告,然后修德,此岂畏天之道哉?太乙理天之岁,是要明天道,天道是很厉害的,按照天道行事,日月就光明,风调雨顺,安泰昌盛,反之,违背天道,太乙之神就能察觉,就会施行处罚,日月无光,出现日蚀月蚀,天象发生变异,人间就会遭殃。违天道与不违天道,主要在于人君,在于人君的治政是否符合天道。

我们可以看出,太乙是告诫人君要行天道,修德治政,不然就要遭殃。古代总是要把日、月、星辰的运行,天象变异,与人间的吉凶祸福联系起来,由此可见一斑。

第二年理地

太乙第二年理地,《太乙神数统宗大全》阐述说:“第二年理地,调四气八节,使风雨霜雪不惩其候以明地道,若所临之分,承地道而行,勿兴土木之工,使其人民勿妨稼穑,则天地之气所以合,四时之气所以交,风雨之气所以会,阴阳之气所以和,则获治地之考也。其若妄兴土木之工,驱使人民,时妨稼穑,则阴阳不调,寒暑失节,水旱蝗蝻,风雷电火,霜雪不时,道非其常,天意民心符合响明,凡诸事谋始,可不慎哉!”同天道一样,地道也是不可违背的。太乙考察所临之方,人君不修德爱民,就会受到各种自然灾害的惩罚,这种观点,在我们今天看来,当然是无稽之谈。

第三年理人

太乙第三年理人。太乙理人之岁,人君要“正君臣父子,使长幼无失其序,以明人道。”若所临之地,进忠良,远奸妄,察狱讼,恤孤寡,所以获治人之道也。夫天下清平,四方通泰,国治而民安,又何患乎武之不备,而文之不昭著者也。其若退忠良,任小人,而大祸至,不可胜之也,太乙理人之岁,若人君近忠良,远奸妄,爱抚人民,就算是获治人之道了,就可以国泰民安。反之,就会大祸来临,这是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克服的。

太乙三年一移位,理天,理地,理人,考治八宫,巡察八方,以天道,地道,人道为标准,考察人君的政治德行,以行赏罚。并谆谆告诫人君要克己修德,“安民守道,罢兵禁暴”,只有这样,才能使“七曜不差其度,四民不失其业。”天道,地道,人道相互感应,天、地、人三位一体,这仍然是古代“天人感应”观点。至于太乙数中谆谆奉劝人君行天道,行地道,行人道,只不过是在君主专制时代,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到头来也只能是一记桃源梦而已。太乙三年行一宫,阳局从乾宫开始,顺行至巽宫为一周;阴局从巽宫开始,逆行至乾宫为一周。太乙亦继承易经扶阳抑阴的思想,所以以阳局为主导,从乾宫开始运行,并将乾宫定为第一宫,一为数字的第一位,这里也是有一定含意在内的。而太乙临八卦、九宫也各有所主,分述如下:

一、乾宫

太乙初判,引一函三,乾为天道,太乙之数行焉。乾为天门,主冀州、并州。经曰:文昌者关囚,必有迫挟君父之道。乾为君父之位。文昌者,辅相上将也,太乙居于君位,而文昌至此,以关囚之,为相位迫挟君父之象也。乾为天首,又为天门,为君父之位,太乙为天帝之神,下临八宫,太乙居乾宫君位,为当位。文昌为辅相、上将,是辅佐君主的,文昌居于乾宫君位,为不当位,是以相代君之象,对君王构成威胁,所以称“迫挟君父”。这种迫挟君父的现象主应在冀州、并州。

二、离宫

二离宫次之以乾。乾,天也。人君为天子,代天而治世者。离,丽也。圣人南面而治天下,故次之于乾,主豫州。经曰:太乙临之,人君诸相而离者,文明之卦,明堂之位,太乙住之,象人君而居明堂,重审逆顺,察奸邪而诛不忠,离者,主有兵戈、治狱之象焉。离为南方,卦象文明,太乙居离位,象人君南面而治理天下,重审顺逆,明察奸邪,诛伐不义不忠之徒,所以太乙居离宫,主有兵戈、治狱之象,其应在豫州。

三、艮宫

三宫艮,三阳交泰,万物咸始,大德施生,次之于离者,主青州,主后妃。经曰:始击临之,嬖宠进宫,兵革兴也。艮为门阙,为寺,其位属土,与中宫坤卦并属相连。坤为母仪神,阴知之,后妃入坤,属土,治中宫。始击乃客目之神,主兵,有是以有嬖宠进中宫,兵起之象。又曰:始击属客,其应所冲;文昌属主,其应所临。乾为君父,坤为妃母,取此象也。

三宫为艮宫,主立春节气,所以三阳开泰,万物始生。艮属土,中宫亦属土,坤亦属土,所以称艮与中宫、坤卦并属相连。始击临艮宫,其应在冲位坤宫,坤艮俱为土,同气相求,坤为母仪神,为后妃,有嬖宠进中宫之象,始击为客目,主兵,所以又主有兵起之象,所以称始击临之,嬖宠进宫,兵革兴也。

嬖宠进宫,君主荒淫,反乱之道,兵革四起,这是很危险的,其应在青州之地。

四、震宫

四宫震,阳气壮盛,初常动值,长男主气,好施以仁,次之以艮,主徐州。经曰:始击临之,西戎兵侵,始击属客,其应所冲,兑属雍州之郊,西戎侵焉。故曰:西戎兵临境也。易经八卦,乾为父,坤为母,震为长男,坎为中男,艮为少男,巽为长女,离为中女,兑为少女。始击临震宫,其应在震的冲位,震与兑为冲,兑主雍州之郊,西戎之地,所以称西戎兵侵。

五、中宫

五宫中天之枢纽,斡旋八方,太乙行其考治而不居焉。中五宫为北极星所居之位,北斗星围绕北极斡旋八方,太乙为天帝之神,乘北斗之车考治八方,所以称中五宫为天之枢纽,太乙不居中五宫,即不考治中五宫。

六、兑宫

天地盈虚,过中则亏,气当肃杀,而毁折。兑宫,中之后,主雍州。经曰:客大将临之,南楚侵。客大将所临,其应在冲震,主徐州,其徐州之郊,而为南楚焉。故曰:南楚侵也。九宫以五为中,兑六宫,已过半数,所以说“兑宫,中之后”。天地盈虚,过中则亏,这是周易中基本的思想,客大将临兑六宫,其应在冲方,震与兑相冲,故其应在震。震主徐州,徐州为南楚之地,所以称“南楚侵”

七、坤宫

七宫坤,一变至七,阳化纯阴,阳温舒,阴寒凝。坤为地户,次之以兑,主梁州、益州也。经曰:主大将临之,梁、益兵起,主大将所在,其应所临。坤,梁、益是也。坤七宫,宫次由一至七,阳化纯阴,这是什么意思呢?以数而论,奇数一、三、五、七、九为阳。偶数二、四、六、八为阴,以宫次而论,一、二、三、四为阳,六、七、八、九宫为阴。中五宫为半阴半阳。一说八、三、四、九宫为阳,二、六、七、一宫为阴。七宫坤,一变至七,阳化纯阴,是指一、二、三、四宫为阳,六、七、八、九宫为阴。坤主梁州、益州,主大将临坤宫,其应在所临之宫,所以称“梁、益兵起”。

八、坎宫

坐坎朝离,南面位北,坎离之宫,南北之正,为之端门,次之地户,以主兖州。经云:太乙临之,大臣伏诛。坎乃北方之正位,上应紫微宫,太乙响明而至也。考其法坎之卦,为窃,为隐伏,为血,若二目囚、对,大臣伏诛之象。太乙行宫考治,惟坎、离二位有诛大臣之兆也。坎八宫在坤七宫之后,坎位正北方,坐坎位面朝离位,就是坐北方正位,面朝正南,以此形容天子坐北面南以统治天下。若太乙加临坎八宫,主目和客目关、囚〔主目文昌与太乙同宫为关,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为囚〕,为诛杀大臣之象,其应在兖州。

九、巽宫

天倾西北,太乙出乾而为始焉。地缺东南,太乙入巽而为终焉。乾者,天也,健也;巽者,入也,主扬州。经曰:客大将临之,北狄侵,客大将所临,其应在冲,乾主冀州,并州,其并州之郊,北狄系焉,故北狄侵也。太乙行宫始于乾,终于巽,自乾至巽为一周〔此指阳遁太乙〕,巽主扬州。客大将居巽宫,其应在冲位,巽宫冲位在乾宫,乾主冀州、并州,并州为北狄之地,所以主北狄来侵犯。

凡太乙九宫所主,《太乙神数统宗大全》说:若在关、囚、掩、迫、格、击、对、挟、杜固之年,必然应验。若三才算和,而无关、囚、迫、击,所主为轻。

太乙格局

太乙式有若干格局。格局是固定的式局,用这些固定的式局来进行预测判断,以确定天变灾异,内外祸福,治乱兴衰。这些格局是古已有之的固定成式,如二目与太乙同宫为掩,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为囚,主客大小将在太乙左右为挟,文昌在太乙左右为迫,始击在太乙左右为击,等等。至于这些格局能否起到预测作用,能否应验,那是另外一回事。

一、掩

文昌加临太乙宫,或始击加临太乙宫为掩。掩表示阴盛阳衰,阳被阴掩,象日蚀,太阳被蚀去半边,这是不吉之兆。

掩又有掩袭劫杀之义,主王纲失序,君弱臣强。若太乙在阳绝之地,君主有凶;太乙在阴绝之地,大臣受诛。若主算和,大将可免灾;主算不和,凶。

岁计遇掩,人君宜修德谨身,任忠良,远小人,薄赋税,安人民。

二、迫

文昌在太乙前一辰为外辰迫,在太乙前一宫为外宫迫;文昌在太乙后一辰为内辰迫,在太乙后一宫为内宫迫。辰迫灾缓而轻,宫迫灾重而疾。

李淳风说,外迫为明迫,主外寇攻内;内迫为暗迫,主权臣窃柄。若遇迫之岁,太岁在太乙前,阳年灾深,阴年灾浅;太岁在太乙后,阳年灾浅,阳年灾深。

岁计遇迫,不宜用兵,主兵、客兵俱败。

三、关

主大将、主参将、客大将、客参将,主客四将同宫为关。关为关防守备警惕之义。

主客大小将同宫,似一林有一虎,一泉有二蛟,相持争锋,势不两立不象,宜练精兵,据险隘,加强防备,不可懈怠。

岁计逢关,主将相有攻伐之危。

时计逢关,宜先举兵以应客(变主为客);若后起兵,为主,则凶。

岁、月、日、时四计之数,如主客四将同宫为关,多算者胜,少算者负,算和者胜,算不和者负。

四、囚

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为囚。囚为拘击、篡戳之义。主以下犯上。

岁计遇囚,若太乙在易气、绝气之地,君主有奔败崩篡之厄,大凶;若太乙在绝阳、绝阴之地,阴谋自败,大臣有被诛之灾。

主客四将与太乙同宫,若近天目,谋在同类;若近地目,谋在内部。主客二目,算和者谋可成,算不和者,谋不可成。

平安之世,迂囚格,不宜先举兵,只宜固守。

五、击

始击在太乙宫左右为击。始击在太乙前一辰为外辰击,在太乙后一辰为内辰击;始击在太乙前一宫为外宫击,在太乙后一宫为内宫击。击为纵夺搏击,上下相凌之义。主臣凌君,卑欺尊,下僭上。君相互忌,不利有为。

外击为诸候侵凌,臣下生逆心;内击为亲附后妃之属,凌上为患。

六、格

始击、客大将、客参将与太乙宫相对为格。

格是变革的意思,又有僭凌抗衡,政事上下相隔之象。

岁计逢格,太乙在易绝之地,不利有为,主算不和者败。

七、对

文昌与太乙所在宫相冲为对。

对为对冲之义。岁计遇对,大臣欺君塞贤路,逐忠良,将吏挟奸欺迫之象。

若主客四将与太乙宫对,皆为将吏挟奸,臣下欺君。

岁计遇对,人君宜用忠良,抑奸佞,安孤抚民,以免倾危之变。

八、挟

文昌、始击同在太乙左右为挟。主大将与主参将同在客目左右,客大将与客参将同在主目左右,主客四将同在太乙左右,均为挟。

挟有挟持之义。

二目以四将挟太乙,为大臣专权。客大小将挟主,主败;主大小将挟客,客败。

一、八、三、四宫为内;九、二、七、六宫为外。

主目值挟,若在内宜战;客目值挟,若在内亦宜战。

九、四郭固

文昌囚太乙宫(文昌与太乙同宫),主大将、主参将关,为四郭固。始击囚太乙宫,客大将、客参将关,亦为四郭固。

四郭固是指天子之都邑,四面皆有城墙,宜坚壁固守,谨防灾变。

十、四郭杜

文昌与客参将相并,客大将与主参将相并,又逢掩、迫、关、格,为四郭杜。

四郭杜为关梁闭塞不通之象,谋事不成。

十一、三门具不具

三门是指开、休、生三吉门。若太乙、天目在开、休、生三吉门之下,为三门不具。若太乙、天目不在开、休、生三吉门之下,为三门具。

三门不具,不利兴兵;三门具,大利。

开门面对杜门,休门面对景门,生门面对死门。太乙、天目在三吉门之下,若兴兵,为弃吉门向凶门,所以不吉。太乙、天目不在三吉门之下,若兴兵,就是避凶趋吉,弃死就生,所以吉。

十二、五将发不发

文昌、始击、主大将、主参将、客大将、客参将为五将。

文昌无囚、迫,始击无掩、击,主客大小将无关囚,为五将发,否则为不发,。

发为兵强将勇,发必中,举必成,战必胜。三门不具不可出兵,五将不发不可临阵。

太乙格局

【返回】

太乙式有若干格局。格局是固定的式局,用这些固定的式局来进行预测判断,以确定天变灾异,内外祸福,治乱兴衰。这些格局是古已有之的固定成式,如二目与太乙同宫为掩,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为囚,主客大小将在太乙左右为挟,文昌在太乙左右为迫,始击在太乙左右为击,等等。至于这些格局能否起到预测作用,能否应验,那是另外一回事。

一、掩

文昌加临太乙宫,或始击加临太乙宫为掩。掩表示阴盛阳衰,阳被阴掩,象日蚀,太阳被蚀去半边,这是不吉之兆。

掩又有掩袭劫杀之义,主王纲失序,君弱臣强。若太乙在阳绝之地,君主有凶;太乙在阴绝之地,大臣受诛。若主算和,大将可免灾;主算不和,凶。

岁计遇掩,人君宜修德谨身,任忠良,远小人,薄赋税,安人民。

二、迫

文昌在太乙前一辰为外辰迫,在太乙前一宫为外宫迫;文昌在太乙后一辰为内辰迫,在太乙后一宫为内宫迫。辰迫灾缓而轻,宫迫灾重而疾。

李淳风说,外迫为明迫,主外寇攻内;内迫为暗迫,主权臣窃柄。若遇迫之岁,太岁在太乙前,阳年灾深,阴年灾浅;太岁在太乙后,阳年灾浅,阳年灾深。

岁计遇迫,不宜用兵,主兵、客兵俱败。

三、关

主大将、主参将、客大将、客参将,主客四将同宫为关。关为关防守备警惕之义。

主客大小将同宫,似一林有一虎,一泉有二蛟,相持争锋,势不两立不象,宜练精兵,据险隘,加强防备,不可懈怠。

岁计逢关,主将相有攻伐之危。

时计逢关,宜先举兵以应客(变主为客);若后起兵,为主,则凶。

岁、月、日、时四计之数,如主客四将同宫为关,多算者胜,少算者负,算和者胜,算不和者负。

四、囚

主客大小将与太乙同宫为囚。囚为拘击、篡戳之义。主以下犯上。

岁计遇囚,若太乙在易气、绝气之地,君主有奔败崩篡之厄,大凶;若太乙在绝阳、绝阴之地,阴谋自败,大臣有被诛之灾。

主客四将与太乙同宫,若近天目,谋在同类;若近地目,谋在内部。主客二目,算和者谋可成,算不和者,谋不可成。

平安之世,迂囚格,不宜先举兵,只宜固守。

五、击

始击在太乙宫左右为击。始击在太乙前一辰为外辰击,在太乙后一辰为内辰击;始击在太乙前一宫为外宫击,在太乙后一宫为内宫击。击为纵夺搏击,上下相凌之义。主臣凌君,卑欺尊,下僭上。君相互忌,不利有为。

外击为诸候侵凌,臣下生逆心;内击为亲附后妃之属,凌上为患。

六、格

始击、客大将、客参将与太乙宫相对为格。

格是变革的意思,又有僭凌抗衡,政事上下相隔之象。

岁计逢格,太乙在易绝之地,不利有为,主算不和者败。

七、对

文昌与太乙所在宫相冲为对。

对为对冲之义。岁计遇对,大臣欺君塞贤路,逐忠良,将吏挟奸欺迫之象。

若主客四将与太乙宫对,皆为将吏挟奸,臣下欺君。

岁计遇对,人君宜用忠良,抑奸佞,安孤抚民,以免倾危之变。

八、挟

文昌、始击同在太乙左右为挟。主大将与主参将同在客目左右,客大将与客参将同在主目左右,主客四将同在太乙左右,均为挟。

挟有挟持之义。

二目以四将挟太乙,为大臣专权。客大小将挟主,主败;主大小将挟客,客败。

一、八、三、四宫为内;九、二、七、六宫为外。

主目值挟,若在内宜战;客目值挟,若在内亦宜战。

九、四郭固

文昌囚太乙宫(文昌与太乙同宫),主大将、主参将关,为四郭固。始击囚太乙宫,客大将、客参将关,亦为四郭固。

四郭固是指天子之都邑,四面皆有城墙,宜坚壁固守,谨防灾变。

十、四郭杜

文昌与客参将相并,客大将与主参将相并,又逢掩、迫、关、格,为四郭杜。

四郭杜为关梁闭塞不通之象,谋事不成。

十一、三门具不具

三门是指开、休、生三吉门。若太乙、天目在开、休、生三吉门之下,为三门不具。若太乙、天目不在开、休、生三吉门之下,为三门具。

三门不具,不利兴兵;三门具,大利。

开门面对杜门,休门面对景门,生门面对死门。太乙、天目在三吉门之下,若兴兵,为弃吉门向凶门,所以不吉。太乙、天目不在三吉门之下,若兴兵,就是避凶趋吉,弃死就生,所以吉。

《太乙神数》预测绝学入门篇-下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