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继续上一期的话题。前回说到了民间“法师”能力来源的主要途径——请神上身。这是一种极其需要天赋的方式,也具有不可复制性,所以,作为这种方式的补充,还有一种能力来源。上篇文章连接《关于民间“法师神婆跳大神”的学术分析》

这就是数千年来,通过各种途径,散落民间的各派别的术法体系。

民间法师通过师承关系,从他们的师父处传承一些基于咒语、符箓的术法,通过自身的修炼,获取与通灵法师相同的穿行两界,沟通鬼神的能力。按照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通灵类法师是属于开挂的天赋派,术法类法师则属于勤奋的后天努力派。

关于民间道教咒语、符箓术法的学术分析

但是,不得不说,这种民间传承的术法中,派系混杂,而且以邪术居多,为普通民众所深深忌惮。近代历史上就曾有发生过一起与此有关的重大社会事件,1768年,一种被称为“叫魂”的妖术在中华大地上造成极大恐慌,民众们相信术士通过做法于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衣物,便可使其发病,甚至死去,并偷取他的灵魂精气,使之为己服务。这种歇斯底里的情绪,影响到了十二个大省份的社会生活,从农夫的茅舍到帝王的宫邸均受波及。如此惊悚的社会事件,缘起却让人可笑,杭州府的德清县,城墙的水门与城桥坍塌,知县从临县雇佣石匠修复,石匠在打木桩入河的时候,有人谣传他们将人的名字写在木桩之上,用大锤撞击,便会偷走人的灵魂。就是这捕风捉影的谣传,最终造成了整个帝国的恐慌。由此可见,普通民众对于民间术法的忌惮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当然,这些恐慌并非没有道理,石匠为什么会被认为拥有术法?这是因为,在历史上,木匠是公认的会术法的群体。数千年来,《鲁班法》更是成为神乎其神的存在,人们相信,木匠在筑屋上梁,营造建筑的过程中,会因为个人原因,布下暗局,影响主人家的人畜兴旺,家运久长。所以,古代社会,木匠是绝对不能惹的,而且在请木匠修造的时候,必须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好生招待,不然遗患无穷。当然,这件事从社会学角度也有不同的解释,古代工匠,本身就是弱势群体,不靠这些超自然力量的邪术帮忙,遇上恶人,不仅工钱无力讨要,甚至客死他乡都有可能,通过邪术的震慑,可以大幅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但是,关于某某木匠害的某家家破人亡的邪性故事举不胜举,普通民众,没有人会大胆到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做无谓的尝试。所以,我们认为,木匠法,既鲁班法是客观存在的。

看到这里,很多人要问,为什么要学这些乌七八糟的害人的东西呢?造福他人不是更积累阴德吗?

这个问题呢,要从术法的缘起说起。

关于民间道教咒语、符箓术法的学术分析

我们相信,绝大多数术法,都是出自宗教的。释家,道家这两派地位历史上都曾成为国教的宗教,为民间术法的主要来源。并且,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释家道家所提供的术法,大多数本身就是恶的。为什么呢?因为世间的善恶,本身就是对等均衡的,没有善恶的世界,只存在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的混蒙之中。既然恶无法消除,就只能靠恶对抗恶。“惩恶扬善”、“以杀止杀”就是这个道理。如来坐下还有阿修罗这种恶神呢,所以什么以大爱感化大恶之类的剧情,都是骗人的。遇见恶人,只有比他更恶才可以降恶。同样,道家捉鬼的时候,会去给鬼讲世间自由真情在吗?基于此,在不断的与恶的斗争中,邪术的进阶是很快的,就好比战斗在第一线的部队,武器装备肯定是最先进的。这就是为什么数千年间,积累了如此多的邪术。顺便多说一句,作为三大宗教,十字军东征的时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刚正面的时候,那种邪性简直不足为外人道也。所以说,这是宗教的特征所在。

再者,人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修炼邪术,本来就容易上手,属于走捷径,捞偏门,所以很多动机不纯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选择这些术法类的东西作为自己成功的途径。这也从一个侧面旺盛了这种术法的时常需求。

当然,术其实不分正邪,只在于使用他的人是正是邪,这就像刀一样,用好切菜烹饪,用坏了杀人行凶。

整篇文章没有任何诋毁他人的想法与立意,只是希望能帮助大家从更宏观的角度认识民间法师。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