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坐过末班车,有的时候末班车空空荡荡,有的时候则人很多。主要还是看线路问题,特别是在节假日的时候,线路繁忙的末班车会让你挤得喘不过气来。不过晚上如果坐的公交空荡荡的,会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一起来看看末班车的故事吧。
5abd95e7b1ee6.jpg
午夜十二点的末班车上一反常态的挤满了人,肖致和每天下班都会赶这班车回家,这样的情况真的是诡异极了。环视四周,也许是没有光线的原因,车里的人看起来都是灰白色的。相较之下,身边的红衣女孩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安心得多。这也是他选择坐在她旁边的理由。
女孩并不惊艳,却让人看起来很舒服,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浅笑,快乐的心情不言而喻。肖致和总忍不住偷偷的看向女孩,在不知第多少次偷看时,女孩转过头微笑着点头。
“那个……你这么晚独自一个人是要去哪里啊?”肖致和为了打破尴尬不好意思的开口询问。
红衣女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把头转向窗外,静默良久。就在肖致和以为她不会回答准备转过头去的时候,女孩悠悠的开口了。不过她却是在讲一个和这个问题完全无关的故事。
八岁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我我在没有尽头的楼梯间里不停的往下奔跑。恐惧,绝望……那么真实。可我不愿放弃,终于,我我逃出了楼门,可我看到的是更深的恐惧和绝望。
肖致和被女孩空灵的声音深深的吸引住了,他很想听得更多更多。
外面的世界,是暗红色的天,残风席卷着烧纸冥币在路边飞舞,一群一群行尸走肉般的人或拖或拽或抬,携带的都是人的残肢断臂朝一个方向蹒跚前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压着自己如鼓般的心跳声学着他们的样子跟着他们一起走向深渊。
那是一个如地府般的地方,天空没有光亮,奇怪的是我能看得很清楚。街道楼房与我们住的地方一样,只是他们吃的是人,是拖回来的残肢。也许他们是怀疑我了,把一只小孩的手臂递到我面前,我不肯吃,他们就放下自己的食物不断的向我逼近。我后腿,后腿……走向我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红衣女孩的声音空灵,表情也随着故事不停的变换着,让听故事的人感同身受。讲到最关键的时刻,女孩脸上的恐惧表情竟被一丝幸福的微笑所取代,就连声音里也洋溢着掩藏不住的幸福。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哥哥拉着我的手向一扇大门跑去他说只要走出大门就可以回到我的世界。大门就在眼前,我们却跑了很久,好像用了一辈子的时间。终于我迈出了大门,却发现那个大哥哥却没有跟出来,他双手拉着门环,正吃力的试图关上大门,后面追赶的行尸走肉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叫他跟我一起走,可他说他走不出来。不过他让我放心,到我十八岁的时候,他会来找我的。之后的每一年,我都会梦见他骑着白马来接我。
“哦?那你现在多大了?”肖致和忍不住打趣道。
女孩报以甜蜜的一笑“今天正好18岁。”
“看来梦里的事情不能尽信啊!”
“是啊,我每年都会梦到他骑着白马来接我。谁知道他竟然是开着公交车来的呢?”话落,末班车司机回过头来和女孩相视而笑,那是一个帅气的年轻人……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