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仙与白娘子的故事应该是最广为人知的蛇与人的故事吧,今天小编要讲的是人蛇互助的美丽传说。一起来看看吧。
5b3e35003e622.jpg
很久以前,凫西村有个高秀才,在东山下的草堂里办学,附近的孩童都聚集在此,白天书声琅琅,晚上点点繁星,高秀才也没有什么朋友,只是经常去西山圣泉寺普济禅师那喝茶论文。
这一日散学后,高秀才又来到圣泉寺,和禅师借了几幅碑帖,喝了几壶山茶,便踏着月色回去了。走到草堂,高秀才点起蜡烛,于桌前研习碑帖,听外面松风阵阵,看山月清幽,不禁诗兴大发,踱出门外,对月吟道:“松涛声弥静,山月清不寒。石上一樽酒……”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接道:“何日是归年。”高秀才忙转身,借着月色只见一女子面若桃花,粗布衣裙也难掩曼妙身姿,那女子开口道:“小女子冒犯了先生雅兴,还请勿怪。”
高秀才忙说:“姑娘言重了,只是如此夜间,你怎么一人在山间行走?”女子道:“我随父母逃荒,路过此地,见月色大好,出来玩耍,不想遇见先生吟诗,一时没忍住就接口了。”高秀才也是性情中人,遂从屋内搬出竹凳木桌,泡上香茶,和女子对坐而谈。月亮中天,女子起身告辞,高秀才道:“我送你回去。”女子拒绝道:“不劳烦先生,家父就在前边。”高秀才又问道:“还没请教姑娘芳名。”女子回眸一笑:“我叫林玲儿。”说完就慢慢走回去了。接连几日,这林玲儿都会来草堂和高秀才聊天,两人竟慢慢生出情愫。
这一日林玲儿正要走,高秀才苦苦挽留,林玲儿轻叹道:“你我有此缘分,不妨告诉你吧。我本是苏北人士,家乡遭了水灾,全家去济州府投奔我的姨娘,不想我在这染病而亡,就葬在村西圣泉寺外。这几日为先生才情吸引,不过阴阳相隔,人鬼殊途,纵使千般不舍也只能就此别过。”高秀才不禁落泪道:“玲儿,这几日互诉衷肠,我整日为你魂牵梦绕,我不想你离开。”林玲儿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如果我们真有这段缘分你可以一试,明日你去圣泉寺内,厢房后的庙田里有一株灵芝草,你采来给我,我或许可以还阳。”高秀才记在心里,目送着林玲儿远去了。
第二天高秀才早早来到圣泉寺,普济禅师正在打坐,一看到他,脸色骤变问道:“近日可有异常之事?”高秀才矢口否认,禅师说:“不用瞒我,看你鬼气缠身,所幸尚未伤及元神,如不实情相告,我也救不了你。”高秀才见禅师面色凝重,再加上往日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便将林玲儿之事告之禅师。
禅师说:“寺后确实有一女子新坟,没想到竟与你扯上这个孽缘。”高秀才问道:“那这庙中是否真有灵芝草?”禅师闭口不言。高秀才一看这般情形,不由绝望道:“玲儿不能还阳,我独活世间何用?”说着奔出房外来到大殿,一头撞向柱子,眼看就要脑浆迸裂,血溅当场,但见一团白光将高秀才包裹,高秀才并没有伤到分毫。这白光里慢慢显出人形,正是林灵儿。
只见林玲儿面带笑容看着高秀才道:“你怎么这样傻,为什么要寻短见。”高秀才起身道:“两情相悦不能相守,不如我也做个阴魂。”玲儿凄然一笑,身形慢慢变淡,这时赶来的普济禅师急忙掏出一个布袋,那布袋竟将玲儿吸入其中。
高秀才起身要与禅师争夺,禅师道:“光天化日,阴魂显形是要受天谴的,我将她收入这乾坤袋中,不至于魂飞魄散。”禅师又叹道:“这林玲儿为救你已经拼上一身的灵力,刚才被太阳照射已奄奄一息,看来她并不像我想的那样要取你性命,罢了,成全你们吧。”
说完示意高秀才跟他走向庙田,禅师走到田间,手一抖便采下一株草来,连同乾坤袋一并递给高秀才道:“快快拿去,挖开寺后的棺木然后打开乾坤袋与她服下仙草即可。”高秀才狂奔而出,普济禅师长叹一声:“命该如此啊。”
七日后,高秀才带玲儿去感谢普济禅师,禅师道:“既然好了,就不必再见。”转身离开了。高秀才纳闷,林玲儿回家告诉他,这普济禅师也不是常人,他本是小龟山修行千年的巨蟒,近期要渡天劫,几十年前他便化成人形藏在圣泉寺内,每日除潜心修炼外,并没有做什么有违天道的事。但是蟒蛇想修成龙,必须要经五雷轰顶之劫,这是天条不能更改。于是普济禅师便寻得一株灵芝草种在寺内,以备不时之需。
高秀才道:“他成全了我们的姻缘,一旦天劫降临,他岂不是要灰飞烟灭?”灵儿思忖道:“希望禅师的天劫别这么早来。”
转眼过去半年,高秀才依旧当着孩子王,玲儿却已身怀六甲,有了高秀才的骨血。这一日中午,乌云低压,一团团的闪电在云里翻滚,奇怪的是这乌云只在村西,其他方向都是晴空一片。灵儿忙叫高秀才说:“快看,是禅师要渡劫了,我们快去看看。”高秀才搀起玲儿便向圣泉寺走去。一路无话,走到庙前,只见庙顶已经被雷电击穿,殿内一片狼藉,大殿房梁上盘着一条巨大的蟒蛇。那巨蟒已被雷电击中,身体传来一阵焦臭的味道。
忽然这巨蟒口吐人言:“小友快点离开,免得天劫误伤,这一切都是命数。”正说着,又一道粗重的闪电打向房梁,那巨蟒艰难一躲,堪堪避过,落在了地上。巨蟒化成禅师模样端坐殿中,鲜血已将他胸前的僧衣染红,禅师睁眼道:“我与小友有缘,但今天难免要灰飞烟灭,就此别过吧。”话音刚落,一道更粗的闪电从天而降,禅师闭上了眼。不料这闪电并没打向他,而是倾斜地将庙前空地击出一个大坑,转而大雨倾盆,雷声反而渐渐隐去了。
禅师睁眼一看,身怀六甲的林玲儿正张开双手护在他面前,替自己挡下了最强的这道闪电。上天有好生之德,况且身怀六甲的妇女,神鬼都要给三分薄面,阴差阳错地把禅师给救了下来。禅师向他夫妇二人一点头,化作巨蟒从庙顶穿出,一道祥光自天而降,伴随着一声龙吟,巨蟒竟化成一条金龙,趁着雨势,摇头摆尾,直飞天际,转瞬间云破日出。
高秀才夫妇二人目送禅师登天,也回去草堂,后来二人都活了将近一百岁,同一日内无疾而终,有人说在他们去世那天,看到天上有金龙接引,二人乘龙而去了。圣泉寺也渐渐成了废墟,现在已找不到一点痕迹,唯有村西一条大沟,相传是禅师化龙登天时龙尾巴扫出来的,村人唤作老龙沟,至今还在。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