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 | 堪舆总索——龙法十要
当当  弯弯说星座  3天前
《堪舆总索》原文:
阳落有窝,阴落有脊,入首星辰,从顶而立.
阳来阴受,阴来阳作.上有三分,下有三合.
个字三义,要知端的。大小八字,贴身蝉翼。
股明股暗,有缓有急。上耸明肩,下开暗翼。
球檐球髯,人中难识。纯阴纯阳,天乙太乙。
界水虾须,微茫交揖。左右金鱼,罗纹土宿。
葬口要明,浅深有则。脉不离棺,棺不离脉。
合脚临头,临头合脚,割脚临头,临头割脚。
有合不淋,有淋不合。就湿眠干,眠干就湿。
牝牡交承,雌雄相食。放送立微,迎接莫失。
后倚前亲,正求架折。倒杖放棺,在师口廖。
拂耳拂顶,须分顺逆。枕对之功,难如接木。
急则用饶。饶则用急。高要忌风,低不脱脉。
弃死投生,要知来历。点穴安坟,如医看艾。
明师登山,一一能解。得师真传,了然在目。
风水自成,不坏骨殖。木根不生,蛇蚁不入。
已上真文,口传心受。有授他人,惟传子息。
有义君子,登山指画。无义小人,千金勿泄。
解注:
阳落有窝
阳落星辰是若何?形如仰掌略生窝。
或如开口宜融结,曾有人能识得么?
阴落有脊
阴落星辰剑脊形,肥园覆掌更分明.
或如葱尾宜齐短,世上何人识得真?
阳来阴受
龙如仰掌是阳来,自是阳来阴受胎。
凸起节包为正穴,覆杯相似不须猜.
阴来阳作
星如覆掌是阴龙,阴极阳生理在中.
到穴略开窝有口,其形马迹正相同.
上有三分
入首初看个字巅,次看凸起节包边.
终看块硬球檐畔,龙水三分势自然.
下有三合
龙有三分在上头,更须三合下头流.
合襟蝉翼兼龙虎,好在其中次第求。
个有三义
龙分顶上有三义,左右名为龙虎砂。
一脉中流宜起伏,形如个字正兼斜。
大小八字
大小八字迹微茫,生在节包块硬傍。
若是分明为大地,但须脚短莫教长。
金鱼蝉翼
明户暗翼号金鱼,蝉翼之名果有无
龙虎穴如双硬翼,其中软翼汝知乎?
雌雄牝牡
龙从肤口认真踪,土缩罗纹穴一同。
砂有暗明先后水,细分牝牡别雌雄。
正求架折
正求架折气行流,正出星辰是正求。
侧出星辰为架折,但从入首看来由。
拂耳拂顶
气从何入不须猜,自是正求拂顶来。
架折由来为拂耳,须分顺逆莫违乖。
前亲迎接
前对合襟是接迎,合襟前对日前亲。
必端必正无偏倚,此法由来世罕明。
后倚放送
后枕球檐放送如,球檐后倚自安舒。
不偏不倚堆端正,莽法其斟之谓欤。
临头合脚
临头合脚地方真,上下由来真气凝。
上枕球檐端旦正,合襟下对自分明。
淋头割脚
无球披水是淋头,无合名为割脚流。
或有上来无下合,这般假地不须求。
眠干就湿
上枕球檐正放棺,水分左右日眠干。
放棺下就合襟水,就湿之名理亦安。
球檐
到穴星辰块硬金,球檐相似自天然。
肥园融结宜端正,葬口生来在面前。
葬口
球檐之下略生窝,葬口原来正是宅
此时天然真正穴,就中例杖岂差讹。
罗纹
结穴星辰似覆锅,覆锅开口或生窝。
莫非阴极阳生处,所以纹如指面罗。
土缩
结穴星辰有开口,口开唇下略生堆。
亦惟阳极阴生处,土缩中生若覆杯。
倒杖放棺
十道先于葬口安,即将直杖倒其间。
球檐之下合襟上,枕对无偏即放棺。
急用则饶
势如雄急是阴来,雄急来龙缓处裁。
抛出球檐五七寸,免教白烂骨如灰。
缓则用急
阳来坦缓势逶迤,龙缓扦于急处宜。
凑入球檐五七寸,免教黑烂骨如泥。
藏风脱脉
穴法窝低总不拘,但依证佐是真机。
藏风之处高为妙,界水之中低变宜。
弃死挨生
来龙强弱认分明,入穴仍推厚薄情。
砂有暗明水宽紧,挨生弃死穴放真。
深浅
深浅由来不等闲,须分平地与高山。
高山止与明堂并,平地还深一尺安。
《白话释义》篇:
第一节 阳落有窝
真龙落脉,必须起星体。开面展肩,挺胸突背,有大势降下,如妇人生产,努力向前推送,但对面正看,不见其形,左右睨视,方见其势,此阴体阳落。阳落之穴,其形象仰掌,略生窝托,界水分明,金鱼牛角,微茫抱穴,中央现出穴晕,尖圆方正,光彩润泽,这叫为阳落有窝之真结,下之则可大富大贵矣。
阳落结穴体必是窝钳二格,此二种穴形,也必开口,开口者如人口之开闭,开则属阳,闭则为阴,但有真假,凡分合明显,金鱼牛角,微茫抱穴,此为真穴。否则为假穴,惟识得些种真机者,究有几人,真穴难寻啊。
第二节 阴落有脊
龙之结穴,大体分来只有两种,一为阴来阳落,一为阳来阴落。
阴落之穴,其形如剑脊,如覆掌,化成乳突二穴,肥圆尖秀,穴星分明,易于识别。
阴落之穴,也有开同葱尾,垂乳结穴,此种穴体,穴晕本是很明显。只求龙虎齐长抱穴。
使不受风吹就是真,若是龙虎护不过穴,则为漏胎,乃假穴,虽是穴晕分明,但多不开头面,苟无真知灼见,势难下手。
第三节 阳来阴受
地理之道,莫非阴阳,独阳不长,孤阴不生,万物必须配合阴阳,阳以向阴,阴以含阳,阳生于阴,阴生于阳,刚生于柔,柔生于刚,阴德弘济,阳德顺昌,阳生阴,阴育阳,阴用阳朝,阳用阴朝,阴阳相见,福禄永昌,阴阳相乘,祸咎无门,天之所临,地之所感,形止气蓄,万物化生,气感而应,祸福及人,是故龙之结穴,亦有阳来阴受。阴来阳受,乃成穴。然阳来之龙,其形如同仰掌,迨至结穴,必变成覆掌之形,以阳体化为阴体,得其阴阳交媾之妙,乃为合格,方可言福。
阳来阴受之穴,来龙多为水木二星,水星葬泡,木星葬节,凡龙阳体如同仰掌,平夷而来,结穴处必变出乳突,或节或泡,或如覆杯,乃成阴阳交媾,再得形止气蓄,停风聚气,山水交会,及穴晕太极分明,蟹眼虾须,交于小明堂内蝉翼牛角,微茫抱穴。此为正穴真结,切忽狐疑,果断下穴。这样福主有德,福会立至。
第四节 阴来阳受
山地属阴,平地属阳,此大纲也,高起为阴,平坦为阳,此法则也,纲即以定,阴阳自然容易明白了,星以剥换为贵,龙以变化为美,阴变阳,阳变阴,阴阳相交,万物化生。故覆掌之阴龙,必化成仰掌之阳脉结穴,此为阴来阳受,阴极阳生,阴脉来龙,到头结穴,必开阳窝,形如马迹,阴脉就象蛛丝,阳穴就象马迹。盖以蛛丝马迹突起为阴,马迹平夷为阳,阳以向阴,阳生于阴,阴本于阳,此乃雌雄变度,而阴极阳生之理,自在其中。
第五节 上有三分
龙至结穴,必冲起尖圆方正穴星,束气清真,中间隐隐一脉降下,个字中抽,个字顶头,微微有真水分开,是为第一分水,在穴晕突起之上,也有真水分开,是为第二次分水,在葬口上端,又有一重真水分开,是为第三分水,有分有合,在分合之间,葬口自见,穴晕明显。一般分水者大节也,葬口者大目也,节目即明,则随施随应,这个要记住,分水之定,有自下至上者,自下至上的则定下分为第一分水,中分为第二分水,(中分两者都为第二分水),上分为第三分水,殊途同归,理则一也,此论即到上至下者,自下到上者,大家看到上面的可知下面的二分三分了,慢慢领悟吧。
第六节 下有三合
真龙结穴,水界龙止,真水界割,有分有合,合者曲抱,会于明堂前,所谓虾须,蟹眼,金鱼水即是,水之交合处,微茫水处,局长有微微两般真砂,直夹过堂前,方为气止水交,若无此砂,则水泄气散,非真穴也,盖上之每一分水,曲抱过堂前,是为第一合水,上之第二分水,曲抱过堂前,是为第二合水,上之每三分水,曲抱过堂前是为第每三合水,一分一合,二分二合,三分三合,上分下合,理固自然也。
第七节 个字有三叉
龙之入首一节,如人之头部,三叉在两目之上,两眉为叉字之两撇,头下之额突为叉字之点,以其形象叉字,故曰穴晕之上必有三叉。又两眉突下中垂一线脉迹。名为个字,此亦是以眉为个字之两撇,山根到鼻准头,为个字之一直,两颧乃喻龙虎,盖真龙结穴,必有两砂如颧之护鼻,如穴有三叉及龙虎砂,这是真穴,若无三叉龙虎,便是假穴。形势虽美也不发也。凡真龙入首,必冲起穴星,束气以后,微微一脉中垂,形如个字,但脉之下垂,要有起伏,切忽直硬,而在起伏之中,看其正斜,正来顺受,斜来侧受,左来左受,右来右受,三宝经曰:(两片三叉穴自然,杖随斜侧枕尖圆,迎接顺逆分强弱,个字之中玄又玄)。盖亦说明穴星之正斜。当番其来势。顺逆迎接,以定其穴。
第八节 大小八字
节泡穴晕也,硬块化生脑也,葬口上端之硬块处为化生脑,在化生脑傍之微茫分水,为小八字,小八字堂内合,化生脑上端之微茫分水,为大八字,大八字堂前合,八字当合成一个似毬形之太极晕,不可偏长。若是扁长,则为杀气,非生气。圆而净者为气,长而动者为杀,穴晕为气之凝聚处,若是圆似球珠,分合明白,则是生气己凝聚于此土内,便可安葬,且必葬之立可获福,倘若扁长真硬,分合模糊,则是龙脉未化,生气未聚,仍为杀气,虽有形穴,葬之也会有祸,所为大富大贵之地,必定八字足短,圆净气聚,一葬即发,故须足短莫教长,盖恐有杀气侵穴,而生祸咎是也。
第九节 金鱼蝉翼
硬块化生脑略下数尺,左右两傍为明肩,微茫湾抱交于小明堂内,在穴晕略前左右两傍,称为暗翼,此砂统称为金鱼砂,蝉翼则在暗翼外,轻薄贴身,微茫茫湾抱,二者均是微茫湾抱贴之真砂,因其微茫,辨识困难,若无真知灼见,模糊混看,不知蝉翼之有无,故难发也,穴晕乳突之旁,龙虎砂内,微茫湾抱,护穴真砂,为蝉翼砂,以其如蝉,硬翼之下,又有软翼,故名蝉翼。硬翼为龙虎,软翼为真砂,真砂轻薄贴体,微茫难明,故说其中软翼大家能明白不?
第十节 雌雄牝牡
龙从缺口认真踪,土缩罗纹穴一同。
砂有暗明先后水,细分牝牡别雌雄。
缺口者,葬口也。土缩者,穴星口唇下略生这堆也,罗纹者,葬口之土脉,似人指面之罗纹,故说罗纹也,雌雄者,阴阳也,牝牡者,阴阳相见也。龙之结穴与否,可从葬口之穴晕,认期真假。真穴必是阴极阳生,开口开窝,或阳极阴生,生堆生突,穴土五色,土中脉络。如人指面之罗。而有太极。如同有雌必有雄砂之明者为牝,暗者为牡,水之先者牝,后者为牡。阴来阳受,阳来阴受,就是雌呼雄应,牝行牡随,故说(细分牝牡别雌雄)。
第十一节 正求架折
正求架折气行流,正出星辰是正求。
侧出星辰为架折,但从入首看来由。
正者整也,整肃其身体,收敛其心忐也,求者度也,度审其大之止,追求其止之真,架者加也,加棺于木,故名曰架也,折者裁也,以金断木,故名曰折。凡窝穴之葬,必用正求架折之法,因窝有深窝、浅窝、大窝、小窝之别,故作法也有正求架折之分。窝小用正,窝大用求,窝深用架,窝浅用折。深浅大小,四大穴象也,正求架折,四大作法也。求似天穴。折似地穴,正架,似人穴,统同论之。似天非天,似地非地,似人非人,辨异也。大抵天地人,大节也,正求架折,大纲目,节目即审,则随施随应,方可言葬。若星辰正出,则用正求顺迎之法,星辰侧出,则用架折逆接之法,正也侧出,穴情也,顺逆迎接为方法,情法能明,则作法(正求架折)可施,且必归于中正之天,刚柔相济,止于中正之地,阴阳巧合。此无别法。惟从入首处看其来由,察其性情。
第十二节 拂耳拂顶
气从何入不须猜,自是正求拂顶来。
架折由来为拂耳,须分顺逆莫违乖。
顶者头顶也,气从穴星顶上不偏不斜,而正直下垂以受穴,谓之拂顶之穴,若气从穴后左角或右角侧来受穴,谓之拂耳入穴,气脉正来,则正迎之,不可有失中正之理,气脉若系则来,则宜逆其来势以接之。正则求正,侧则架折,为合葬义,大抵拂耳拂顶,大节也,正求架折,大目也,节目即明,则随施随应,顺逆巧合,自无违逆乖戾之病也。
第十三节 前亲迎送
前对合襟是接迎,合襟前对曰前亲。
必端必正无偏倚,些法由来世罕明。
合襟者,分水之交合也,以其如衣襟之巧合而无丝毫之偏倚,故说是合襟,安葬之法,惟以前对合水之合襟,不偏不倚,必端必正,只此一法,别无二门。此为前亲迎接之法。世人罕明,故安葬失真,福未至祸先临,殊堪心痛,今披示蕴奥,泄尽天机,则葬法从此得真,趋吉避凶,当有把柄矣。大抵合襟,大经也,前亲接迎,大法也,经法既明,自然得手应心,而无[毫厘千里,一指万册]之虑也。
第十四节 后倚放送
后枕毬簷(球檐)放送如,毡唇后倚自安舒。
毬簷(球檐)者,化生脑之边唇,以化生脑圆似毬,其旁似,故名毬簷(球檐),化生脑在穴晕后面之硬块是也。安葬之法,不仅要前亲合水交合处,且须紧靠化生脑之毬簷(球檐),而能在毬簷(球檐)之前,合襟之后,紧靠毬簷(球檐),针对合襟,定穴于中,则自如人坐椅中,安平而舒适也。
不偏不倚堆端正,葬法其斯之谓欢。
定穴之法,只有后倚毬簷(球檐),前对合襟,在穴晕圆动处,不偏不倚,必端必正,前亲后倚,开进放棺,用合葬。大抵毬簷(球檐),大纲也,后倚放送,大领也,纲领既得,葬法可言,吞吐沉浮沉,是从此出,富贵荣华,何求不应。知道前亲后倚之法,为人葬亲,方能言福,而无祸咎之患矣。
第十五节 临头合脚
临头合脚地方真,上下由来真气凝。
话说龙真穴不的,葬后受孤穷;
龙真穴且正,葬后自兴隆。
真龙结穴,至入首处,阴秘化阳,阳必化阴,所谓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复冲起尖圆方正之穴星,上有三分下有三合,三分下之硬块为化生脑,有化生脑者为临头。分水有合,谓之合脚,若是上无化生脑之硬块,则生气不能凝聚,倘若下无合水如襟之合脚,则生气飘散,真龙所指,生气止处,则必有硬块,下有合水,故曰(临头合脚地方真)。
上枕毬簷(球檐)端且正,合襟下对自分明。
此承上言,既有真龙真穴,生气凝聚,有分有合,则必葬之合法,然葬法多端,难以尽拘,最上之法,乃是上枕毬簷(球檐),不脱气,不离脉,不偏不倚,必端,必正,迎气,接脉,则合襟自对,而无丝毫之差也,但术士为人安葬,大都不能遵守此法则,因此贻祸不浅,今将葬法公世,庶免一误再误也。
第十六节 淋头割脚
无毬(球)披水是淋头,无合名为割脚流。
淋,湿透也,割,切断也,穴后若无化生脑硬块之毬(球),则水必灌穴,致使骸骨受水气浸湿而腐化,故曰淋头,化生脑块硬顶上之分水,若是不能交合于穴晕之前,或在穴晕左右两侧便反向外流,割断真砂而去,乃是真水割脚,必定风吹气散,前无收藏,后无化解,前无收藏是气不住,龙无水界气不止是也,后无化解,则必孤阴孤阳,不能阳极阳生,阳极阴生是也,凡龙无水界便无交媾,无交媾则失度矣。
或有上来无下合,这般假地不须求。
龙要有送有迎。枝脚呵护,穴要有分有合,砂水湾抱,龙若有送而无迎,或枝脚不顾,则为散漫而不足矣,穴如有分面无合,或砂水不抱,则是龙未止,而气不聚也,是以龙要有送有迎方为贵,穴要有分有合方为真,此一定之理也。龙至结穴,若仅有分而无合,其分炎情意向外,则砂飞水走,全无真结,中有乳突,就不须求也。
第十七节 眠干就湿
上枕毬簷(球檐)正放棺,水分左右曰眠干。
干指穴中燥暖有气之谓,穴晕上化生脑之硬块,干燥有气,宜迁就之。惟有枕靠硬块之毬簷(球檐)边为适宜,若是葬上有坏龙脉,有伤元神,伤元神则气不足,坏其脉体,则体不完整,若是脉离硬块而葬则为脱气,骨骸必腐损,或入水入泥,或生白蚁,无气则不能化生万物,且必祸咎踵门,是故安葬要上枕毬簷(球檐),正放棺木而眠干,不可过上而坏体,或太下面脱气也。
放棺下就合襟水,就湿之名理亦安。
毬簷(球檐)合襟是定穴之标识,识得此诀,穴位可定而得真,不识此法,虽然大地当前,目述五色,未有能识其真也。先哲识破此法,以化生脑硬块为毬簷(球檐),真水合处为合襟,并再三叮咛告戒后之学者,开井放棺,务必上枕毬簷(球檐),下就合襟,无毫厘之差,则安全无误也,就湿之理,既说明开井放棺,务必要在真水之内,针对合襟而葬,绝不可葬在真水之外,否则恐脱气失穴,使骨骸受冷湿之气而损坏,故点穴之法,端择山之吉者趋而向之。其凶者,避而背之。卜氏曰:趋吉避凶,移湿就燥,即谓此也。
第十八节 毬簷(球檐)
到穴星辰硬块全,毬簷(球檐)相似自天然。
肥圆融结宜端正,葬口生来在面前。
此中言上文未尽之意,真龙所指,生气凝聚,必阳极阴生,阴极阳生,穴星分合之内,生出硬块,如人之额顶,形似毬簷(球檐),肥圆端正,土色润泽,乃为真穴证佐。若是花形假穴,则无阴阳化解,有分而无合,更无硬块,致使淋头割脚。心穴星生有硬块,则葬口自然生在硬块之前,安葬当于硬块前开井放棺。后靠硬块之边。此先贤唯恐世人不识,再三叮咛,告诫后之学者,当遵其法点葬,方能为人造福,违此法则,便失葬义,不是伤脉,便是脱气,因此虽葬得大地,但仍受祸,而不能获福也。
第十九节 葬口
毬簷(球檐)之下略生窝,葬口原来正是他(拖古读)。
此是天然真正穴,就中倒杖岂差讹。
倒杖者葬法之准绳,接脉乘气之要法也,杖法有十二:顺杖、逆杖、缩杖、缀杖、开杖、穿杖、离杖、没杖、对杖、截杖、顿杖、犯杖、顺兼逆、逆兼顺、逆兼穿者是也。葬口者,真龙止处,生气所由,出入如人之鼻窍,气之所出入,司人之生命枢机者是也。安葬开井放棺于其口以乘生气,故名葬口,葬口在化生脑硬块之毬簷(球檐)下,略开窝处,天生自然,气化形生,灵气钟藏,阴阳交媾,雌雄牝牡,化育万物,葬乘其气,以阴其骨,气感而应,祸福及人。但葬必中正,乃乘得生气,不可偏左偏右,顺其来势,接迎其气,则生气自难逃矣。如此安葬,岂有差讹乎?
第二十节 罗纹
结穴星辰似履锅,履锅开口或生窝。
莫非阴极阳生处,所以纹如指面罗。
罗纹者,真穴土中有纺迹似人指面之罗纹,故名曰罗纹或曰罗纹土。阴脉来龙,到结穴处,必阴极阳生,开面化气,形如履锅,开口或生窝压,所谓阴来阳受也。阴来阳受之穴,其穴晕葬口之土,必化成太极,形如指面罗纹,色泽光润,坚硬似石,所谓以土色证穴,亦即谓此也,盖天之所临,地之所感,形止气蓄,化生万物,地有四势,气从八方,处气行形,内气内行,其星辰似履锅,外气也,其土如指面罗纹,内气也,真龙正穴,必形全及气全也。
第二十一节 土缩
结穴星辰有开口,口开唇下咯生堆。
亦唯阳极阴生处,土缩中生若履杯。
土缩者窝中之突也。阳脉来龙,入首星辰开口或平垣,其龙之止处,真气凝结之所,则必气化形生,另起堆突,方成阴阳变化,乃为雌雄交媾而灵气中藏。此种堆突,亦必尖圆秀丽,形似覆,方为正格,此乃阳来阴受。阳来阴受之穴,土缩中生,穴星明白,易于寻觅,但亦有真假二穴,不可不知也,真穴必有分有合,蝉翼砂,虾须水,湾抱呵护,穴晕不高不矮,不臃不用肿,不歪不斜,肥圆端正,阴阳妙合,岂偶然哉。假穴反是,或穴晕暴露,风吹气散,或渺小不成穴体,阳胜阴差,或歪斜不成星体,嵯峨不吉,或臃肿不化,无分无合,雌雄失度,不可葬也。绝不可谓有堆突而葬之。致贻祸非浅,慎之哉!
第二十二节 倒杖放棺
道先于葬口安,即将直杖倒其间。
球檐之下合襟上,枕对无偏即放棺。
倒杖者葬法之真诀也。用杖之法,先于入首星辰,察其脉络自然之来势,以定内气,顺适其情,不远其理,使前后左右合乎天然情势,枕圆就尖,不逾界穴微茫之水,知生气之所铺,而放棺以乘之也。内气既定,随即转身看杖所指,以察其外气,然后将杖后枕圆前对尖到一直杖,再将杖穿对左右微茫护穴之纱倒一横杖,以安葬口中十字,即天心十道,其十字用石灰画定,以做前后左右准则,又将杖竖在十道中心,复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察其来脉,相其情形,脉不缓不急,则定穴于中,急则从横杖面前一二尺,缓则从横杖退后一二尺。脉斜来推左,从直杖挨左一二尺,脉斜来推右,从直杖挨右一二尺,斟酌以定金井,自无毫厘之差,至于尺数多寡,在人意会,要在球檐之下,合襟之上,枕对无偏,对出太极晕二圈之外也。此外仍宜注意,正脉取斜,斜脉取正,横脉取直,直脉取曲,急脉取缓,缓脉取闭,双脉取短,单脉取实,散脉取聚,伤脉取饶,硬脉取软,软脉取硬,脉正取中,脉斜取侧,脉不离棺,棺不离脉,高不露风,低不脱脉,阴来阳受,阳来阴受,顺中取逆,逆中取顺,饶龙减虎,饶虎减龙,盖粘倚撞,斩截弔坠正求架折,挨併斜插,吞吐浮沉,强弱十二杖法,依法裁截,此概论杖法也。三宝经曰:(两片三叉穴自然,杖随斜侧枕尖圆,接迎顺逆分强弱,个字之中玄又玄)。此亦杖法谓也。茲为使读者彻底了解杖法之底蕴起见,列图于后,以供深求,再融会惯通焉。图略。
第二十三节 急则用饶
势如雄急是阴来,雄急来龙缓处裁。
抛出球檐五七寸,免教白烂骨如灰。
山地之龙,皆多阴脉,行度雄急,起伏顿跌,星峰磊落,山势奔腾,如猛虎出林,活龙奔海,力强势。此等穴形,必必待其气势平缓,方可点穴,急来缓葬,并用饶减之法,始不致当脉闭气也。当脉则坏其脉体,闭气则伤其元神,坏其体脉,当必受煞,伤其元神,则气前曳。受煞曳气之穴,骨骸必损,多是枯白腐烂而成灰土,因此祸咎踵斗,可不畏乎?所以遇此等形势之地,必须以法赞之,抛出球檐脉缓之处开井放棺,则必纳福而悠久也。
第二十四节 缓则用急
阳来坦缓势逶迤,龙缓卷于急处宜。
凑如球檐五七寸,免教黑烂骨如泥。
阳脉来龙,行度逶迤,坦缓力弱。真气弥漫不聚,至入首结穴处,乃嫌龙势坦缓。龙势坦缓,则生气飘散,元神不足,骨阳脉来龙,结穴处必生出堆突,则为阳极阴生,雌雄 牡,方是真结,但此类形穴,必须凑入球檐五七寸处,开井放棺,方可接迎生气,否则,恐离脉脱气。离脉脱气,冷气侵骸,故有黑烂入泥之患也。此正谓葬法要视缓急而定穴,乃能施福与人,否则犹同弃尸,反招凶祸,葬法之重要,关系祸福尤切,古之贤哲,诲之淳淳,实有奥理存焉,勉之哉,慎之哉!
第二十五节 藏风脱脉
穴之高低,不必拘泥。
有高在山顶,有低在深谷,不过高要藏风,四山环拱。如同云中仙座,祥云捧日,不受风吹,虽高不忌。低要不出界水之外。若在界水之中。虽低在深谷,也不为害,点穴之法,有天生自然之佐证,四山高,穴居高为吉。四山低,穴以低为宜。四势和平。穴宜居中,水若朝左穴在左。水若朝右穴在右。龙若急时穴在前,龙若缓时穴在后,阴脉来龙,穴居阳,阳脉来龙穴居阴。这是一定之理,如太极,罗纹,土缩,分合,暗翼明肩,天心十道。毡唇,合禁,大小八字。蝉翼,牛角,虾须,蟹眼,均为定穴之惟一证佐。真机自得,人神入化,随人意会,或高或低。不用拘泥。
第二十六节 弃死挨生
来龙强弱认分眀,入穴仍推厚薄情。
砂有暗眀水宽紧,挨生弃死穴方真。
生者生气也,死者死气也。阴龙急来势强,弱处为生,强处为死,阳龙缓来势弱,强处为生,弱处为死,穴中厚薄,亦有生死之殊,左厚右为生,左薄右为死,右厚左为生,右薄左为死,死者以其阴阳未化,生者以有脱化也。砂之明暗,水之寛紧,皆有生死之分,砂以明媚秀丽为生,暗粗 为死,水近以宽为生,以紧为死,水远以紧为生,以宽为死,生死者气,煞也,生之为气,宜 而向之,死之为煞,宜避而背之,点穴安葬,妙在弃死挨生,趋吉避凶,并无他法。大抵强弱厚薄明暗寛紧,其大经也,弃死挨生,其大法也,经法既明,则得手应心,慎之哉!
第二十七节 深浅
深浅由来不等闲,须分平地与高山。
高山止于明堂并,平地还深一尺安。
山地属阴,湿气较重,脉络明显,弃死雄强,生气上浮,死气下沉,故宜浅葬,不可太低,太低则不能乘生气,恐犯死气也,平地属阳,湿气较少,脉络微茫,气势平缓,生气下藏,死气上行。故宜深葬,不可太高,太高则不得乘生气,恐风吹散而犯死气也。深浅者作法也,浅似天穴,深似地穴,统同也,似天非天,似地非地。辨异也,大抵深浅,大纲也,平地高山,大领也,纲领既审,则万目斯举,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则在读者之自悟也。
《龙法十要》
第一要得龙脉
穴顶一线之脉,“穴顶”二字,极精要。知脉在穴顶,非山顶。若在山顶下来,则名“贯顶脉”,极凶(天下多地,皆“贯顶而作”)。如丝如带,若隐若现,滴入穴中。似汤中浮酥,若水面盘蛇(此二句极精妙),当细细体认。有细软之致,有活动之趣;粗硬,死蠢者,非。有清和之象,有明润之色;浊粗,暗涩者,非。此等处,惟多临仙迹,考其应验,方知真谛(看书千卷,不如登山一回;登山千回,不如明师一句!)。立视穴场上可默喻。此真龙也,此龙方是真的。诸书徒讲后龙,盖幛,飞蛾,龙楼,凤阁,说得异样工致,不能如上所言。全无“脉脊”到穴,系虚语耳!凡新旧坟有此,则脉到,脉真,方能发福,无此则假(脉如气管,无脉则无气,无气则无穴)。
第二要乘龙气
穴中阳和之气,“阳和”二字着眼。若“阴煞”便无气了(气不通则为煞)。更得天生旺气,速发(是“天生”的地中旺气,非“人补”的元运旺气)。如覆上,有盖气;如仰下,有水气;生气融结,一字一珠。若何叶上露珠一滴,罗罗稍起圆轮,“稍起”二字宜思。叶底独现精光,现光则气在;如金盘中,夜光几颗联环,高出拥护,“高出”二字宜留意。盘内甘露晶莹,露晶,则气在此,真气也(没有点儿“功夫”,是看不出来的)。此气方是真的。凡新旧坟有此,则气到,气真,无此则假(一句话:通则有气!)。
第三要识龙意
得窠,龙意栖,风藏了(藏风聚气)。得水,龙意止,水交了(界水则止)。逢阳龙,意生,有气了。前后左右,有尖、圆、方,端凝秀丽之砂(此句精妙!),而龙意住。砂明了。此真意也。诸地书于龙之意态性情,每每不讲究。凡闻地见此,则意住,意真,方能发福。无此则假。(气住则有穴,气不住则无穴。)
第四要审龙变
高山泻下平洋,高变低;平阳忽生突泡,低变高;老干抽出嫩枝,老变少;嫩脉度过美举,少变老;窝中生乳,乳内开窝,阳变阴,阴变阳;龙来紧凑,穴逢空处,偏落,实变虚;局结中正,脉出在脑;角穿来,斜变正;至若肥中取瘦,缓处取紧;饥内含饱,静中有动。意态百端,不外阴阳相生;阴生阳,阳生阴,变化万端。总取刚柔摩荡,刚柔相摩,八卦相荡(八卦来了)。略举一二,须人自悟。凡阅地见此,乃真阴真阳媾精会合,方能发福,无此则假(地理亦称阴阳,其意在此)。
第五要知龙势
生、强、顺、进、旺、平、伏,此势之吉者。死、弱、逆、退、衰、逸、惧,此势之凶者。
郭璞曰:“三面气全,星举卓拔,八方会势,气局圆满,前后拥护,(形)有包里,诸祥毕至,气聚水局。”(一山收得圆盘尽,富贵荣华永无穷!)此旺势也。反是,则衰矣。
卜氏曰:“所取者:活龙,活蛇,有起伏低昂,爪牙枝脚,趋闪转动。所忌者:死鳅,死鳝,粗顽,蠢梗。”此可以得生死之辨矣!(论龙不过“起伏盘旋”四字而已,“活”在其中也!)
廖氏云:“强是奔走势力宏”。形势轩昂,力量盛大,摆折横润,体势雄健。少断少过,径出,径行。弱是瘦峻憎,峻脸嵯峨,浮骨露筋,此可得强弱之解矣!又云:“顺是开睁向前往。往举高大,枝脚包抱有情。逆是反背去,星笔不正,枝脚反杜。进是龙身节节高,由大至小有次序。退是渐消条。龙低穴高,如踏锥样,枝脚始短终长,高卑失序。”此可得顺、逆、进、退之辨矣!
杨氏曰:“平地两旁寻水势,有分合;两旁界水是真龙,有骨脊;平中一突更为奇,有阴阳活动;尤须来气有生意,忽然入局口钳开,有局面;两水隔绝是龙息,有止机。”此可得平伏之势。反是,则懒坦矣!此数断(可)分辨真的。
然而,旺与散相似;以下又当分别:强与怒相似;生活与惊惧相似;顺势与走窜相似;进势与顽蠢相似;剖断一有少差,福祸自无可准。要福祸准,须仔细剖断。
旺者,千枝百叶,而彼护此缠,形如蜂屯蚁聚。散者,千条百结,而彼背此反,势如撒水倾珠。缠护势旺,反背势散(全在于“向背”二字)。
“强”是良马之腾涌,而星峰气势自端严。“怒”如疾虎之轶奔,而体势峦头多倚侧。端、严、倚、侧四字,描尽强弱之壮。
生活者,起伏盘旋,而山朝水抱。惊惧者,走窜抛露,而水返山逃。朝、抱、返、逃四字,是生活、惊惧之眼。
气势平伏者,如静水之风生微浪,而吉在隐隆之中。形势懒坦者,若片毡之铺张,平之而无高下之别。
顺势,如水之朝宗,星之拱北,而行度手足自安恬。窜势,如羊遭虎逐,花被风飘,而体势手脚自飞斜。安恬两字摄顺势之魄,飞斜两字钩窜势之魂。
进势者,龙虽崔巍,而峰峦多有面。顽蠢者,势虽雄伟,而星体不开颜。有面,开颜,是辨进势,顽蠢之眼。凡寻龙知势,则真假立决,方知去取。
第六要看龙星
权星,一方之有势力者。尊星,一方之最尊贵者。讲星,(要)龙穴聚讲;焰天火星,涨天水星,献天金星,冲天木星,俱好星,(今)补天土星。上四星,先师多以“天”名之,盖取其高出众山,笔与天接,独“土”未有以“天”名之者;然能出类拔萃,特障一方,亦似有补天之功,故此编特加尊爵,以配四星(笔者认为:金木水火土,土生万物,土星实为第一,大地多是土星所结!);此龙家出身之星。
出身虽好,穴内要用得着方好(要能“向我有情,为我所用”);不然,如太祖、太宗的富贵家子孙,都有(家)底,似人自己无本事,专把祖宗夸。诸地书,反反覆覆总从此讲来讲去,似觉有理,乃曰“有好祖宗,方生好儿孙”。岂不闻尧、舜,圣也,而有朱、均。睦、鲧,顽也,而有舜、禹。且仕宦之儿,降为自隶;田农之子,出为公卿。人道,地道,要皆一理。
华表捍门,禽兽塞口,龟鱼镇户,罗星收堂,俱好星;此龙本结局之星。要思何以能消受此方好,不然,亦属闲谈。试看真龙结一美局,局内未必坟坟发福,要知发福之坟,必能收拾此美局者(“收拾”二字极当)。
九脑芙蓉,五脑梅花,三台品字,仙桥大帐,橱柜仓库,楼阁殿陛,诸如此类,不可枚举,尽属好星。果能得此,亦极难得,此龙来行度之星。尝见龙上有此星,而葬下凶败者(没葬到位,或向立错了);龙上无此星,而偏结大地者;则又何说?(得“龙法”,自知结不结也!)
直木,圆金,方土,尖火,曲水,五星外,又有九星,九九变来有八十一星,地理书多有详载,俱宜细心体认(全都看来记得,恐头发都要白了)。此龙来结穴之星,此方是自家受用处,最当想象情形。(“星”,峰也。)
今之明要看者,正在结穴之星,有坐、立、眠、侧之分:坐,如人端坐,不偏不倚;立,如人正立,无歪无斜;眠,如人眠倒,古人云“眠倒星辰竖起看”是也;侧,如人侧坐、侧立、侧眠,兼三体,有正、兼、衬、贴之辨。正,是正体星辰;兼,如金兼水之类;贴,如赤金贴火;衬,如土腹衬金之类,至于兼、衬、贴,独唐国师何令通《形气篇》言之最亲切。俱要盖帐,两角,微微展翅。轮晕,轮影,极晕,特往穴场。寻龙知此,则有了峦头,穴可求也!
第七要察龙咽
《元枢经》云:“咽如鼓禀,一呼一吸”。吹中取气,(有)大关键。龙有束咽,若鼓禀,风箱,管领山川。穴内要接得此。但束气处,宜短,不宜长:短则气聚,长则气散。宜紧,不宜宽:紧则气暖,宽则气冷。宜小,不宜大:小则气敛,大则气散。宜活,不宜硬:活则气宁,硬则起蠢。或从左右穿针斗斧,前回结,后顺结,入圹宅,要串紧此穴。离咽不远(则)乘受此穴。离咽远,要思作如何乘法?如何受法?
至若预定之法,“二十有一”,亦当参看:(咽)中正,则知入首处,穴亦中正;咽斜,则知入首处,穴亦欹斜;咽弯曲,则知入首回顾,而穴逆朝;咽角闪,则知入首角闪,而穴傍取!咽缓长,则知入首处必缓长,而穴居于顶;咽短聚,入首必短聚,而穴在乎近;咽低平,行缩,则知入首平和,穴宜升高;咽滚急,往下,则如入首卓立,穴宜坠底于下。咽土,穴亦土。咽石,穴亦石。束咽(之)阴盛大,则知变阳结穴;阳盛大,则知变阴结穴。过于雄饱,则求荡开,以清其气。见其杀强,则喜多劫,以分其威。束咽处,四山顾恋,穴可截关而斩之;(束咽处),脉络数弯,穴于曲抱而援之;(束咽处),狭小而气敛,入首(后)穴必阳处(原文是:入首必穴阳处);阔大而其散,入首穴必阴处。
总而言之,生气则结,死气则乖。逢结而弱,则入首必形畏气绝。此见束咽之法,即知结穴之法矣!
第八要详龙峡
峡者,龙行之跌断,绵绵亘亘,忽然大断转换,另起星峰(之)处也。张子微有二十峡格,蔡西山有五十九峡格,刘江东有六峡论,《泄天机》有四峡诀。各立名字,究亦难尽峡中情状。要是峡中正脉出,当心扦(穴)。(须有)护持夹(送),护从(过峡)。迎送,来有迎,过有送;或双迎双送,或边迎边送,不受风吹为准耳。
大概有:阴阳交接峡,或阴过阳接,或阳遇阴接;紧峡,气紧而小;阔峡,气阔而宽;蜂腰峡,中细无脊;鹤膝峡,中长有泡;穿田峡,高山落洋;渡水峡,如龙荫泉之类;崩洪峡,朋山为崩,过水为洪,要觅生成之石;日月峡,有太阴太阳;乾卦峡,或巨石挑成,或横冈生就;玉尺峡,王字峡,或土或石成形。峡之名,固难枚举。曾文迪诀曰:“峡偏峡正穴相因,砂短砂长机尽泄”。高低融结,皆中和,与咽法同。但咽过,踵而不断;峡大,断而该联。
男女阴阳峡(原文为“胎”字)内别:峡中脉脊高起,前去必结乳突之穴;脉脊隐隆,必结窝钳之穴。
“入首”是指龙脉结穴前的最后一个“过峡”,“咽”是穴后“束气”的地方。“咽”短就罢了,有的“咽”很长。笔者见过一龙脉,来龙有百来十里,结穴前“咽”长得很,有几十米,而到头“过峡”处之“入首”则只有几米,很容易把这种“咽”当成是龙身之“入首”。如果把人的“口”比为“穴”,“入首”则是“脖子”处,“咽”则是“咽喉”处。有的穴后“咽”有好几处,层层“束气”,更是容易搞错。分清“入首”与“咽”在寻龙中有大作用。常见书上言“某龙入首”,实不敢轻信。故学风水实不易也,不得明师登山指点,只凭看得几本书来,终是个“屋里先生”,谈风水动辄“左青龙、右白虎”,头头是道,让人以为“明师再世”;登山则“茫然一片”,不明究里:言“某龙入首,当立某向”。那哪里是“入首”,不过是“山凹”罢了。“咽”就更不必说了,“穴”后才有“咽”,所指的地方“穴”都没有,何来的“咽”也!
第九要论龙格
梧桐格,节对均匀,出脉中正。芍药格,虽不对节,却长短交互均匀。菜葭格,亦交互均匀。杨柳格,边有边无。卷帘殿试格,势似垂帘。蜈蚣格,枝脚皆短,节节均匀,此格多犯剑脊,业此道者宜慎之。水木芦鞭格,倒地木,略带微弯;大折大转者,非。三台格,有金木土三体。芦花三袅格,横侧正三个三袅身。飞蛾格,金水合体。宝盖格,有顶有翅。串珠格,珠泥联绛。聚讲格,五星归垣聚讲。连珠格,五星聚珠。
格不胜述,然海内名墓世族,有无此而大发者,有备此而败绝者,有大窍在(实有大窍也!)。盖,真知寻龙者,不遗此,亦不拘此。不知寻龙者,专讲此,亦拘此。遗此,拘此,(皆)不可。穴真,用得着,力量更大。专讲此,亦不可。即得真穴,用不著,空讲无益。其用法,即是大窍,非人勿传。
第十要传龙法
龙法之不传于世久矣!(诚然!自古有缘方能得之。)余间《青囊》、《疑龙》、《撼龙》、《玉髓》、《天王内外传》,十数家详解,类多不知真传,若以私意强作解事,古仙著书之苦衷,竟溟没而不见也,悲夫!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九星。白、黑、碧、绿、黄、白、赤、白、紫,九宫。子、父、财、官、兄弟,五事。上、中、下三元气运。日、月、水、火、木、金、土、罗、计、熙、孛十一曜。角、井、斗、奎,二十八宿。俱于此辨。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