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八五年时候,我因脑部经脉受损,而想结束自己,听人说每个人都会为这社会做些贡献,我头痛每每到昏迷,也没什么生存希望了,就把自己捐献给医院做实验研究吧,到了医院他们对我检测了一遍又确认是自愿。
才留下来,第二天来个人,拿着我的档案,问我,做过什么,为什么到这来。然后记录了,就把我带去另一处地方。到了那人就把我放门口回去了。
我进门一看这里是一间解剖室,几个学生正把一具男尸切的七零八落的,收进一个黑色塑料袋中,我于是想看下人体器官是什么样的,可是几个解剖的同学知道我是被送来解剖的实验品,直接抓住我打了一针麻醉针。就推上解剖台,我还说要看下人到底是什么样的,那些同学却说,又是一个杀人犯,赶紧杀了,学习连带为民除害。我说不能这样,可被堵上嘴巴手脚被绑在解剖台的固定架上,我于是就用了灵魂出体的能力,先进入一个男生的体内,然后阻止了其他同学举起的手术解剖刀。
我说,为什么这么急着杀个实验品?他们几乎一起说,送到这来被解剖的都是死刑犯,自愿被解剖的。杀了他们还为民除害呢,为什么不快点?以前的好几个不是都切了吗?你也没问这多问题啊?这是乍得了?
我这时才注意自己附体在其中一个男生的身体里,与他们对话,我知道是在使用别人的身体说我想问想说的话,这时最长的学姐命令我不许说话,开始解剖,并且推开我,又举起解剖刀向我胸口插下去,我急忙从这男学生身体退出,闯进这学姐的身体中,她又停住,说每次我都不敢把男性的生殖系统整体切下来,这次我要,先完成这手术,大家再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我已经进入半附体阶段,我就直接问这个学长,你们是怎么对待生命的?她回答是每个人都值得尊重,我问那现在解剖台上的生命呢?她回答这个杀人犯,杀他是应该的,我再问,那你们解剖每个人后学到多少医学知识?她又说学多少都无所谓,为民除害,解决掉杀人的坏人才能弘扬正义。消灭坏人才是主要的,我听到这,忽然感觉自己来做标本太不值得了,他们都不在学习医学知识上,而都想的是杀坏人。我说,我即使是真的坏人也不是你抓的,你的职责是法医,要的医学知识,可都不学知识,解剖活体标本的意义在哪里?这一切都是无声的两个人对话,学姐,不动,有等急了的一位同学就直接把解剖刀朝向我心脏插下,我就全控制了学姐的身体,挥舞手中的手术刀,制止了其他人的下刀行为。
对大家说,了与这位学姐的无声问话,我借学姐的身体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学姐愿意献出自己的身体以及生命,大家解剖会学到什么呢?他们的回答是不可能,我又回到无声的意识问学姐,如果解剖台上躺着的是你自己呢?,你希望他们解剖你后学到什么?
她却说,无所谓吧,于是我就动手去解开捆绑我手腕的卡子扣,但是可怜的力量,不足以拉开卡扣,这时又一个举起刀,要解剖我,被我控制的学姐身体发号施令制止,解下来,我要躺上解剖台,同学们把我从解剖台解开,滑落在解剖台一侧,然后我控制的学姐躺上解剖台,我又换到第三个男生的身体中,靠近躺在解剖台上的学姐问,真的献身医学,生命也无所谓吗?这时那个先前带我来的男士匆匆进来看我瘫倒在手术台边,就拉我,用力一拽,我身体被晃动,在附体的男学生的身体里的意识也猛烈晃动,结果一刀从学姐左胸部乳房边上直划下去,这伤口裂开,我看到了下面的肋骨有四根都暴露出来,学姐忽然受到重创,惨叫声,在身后不断传来。那个下手的学生,这一刀实际是我划的,而不是那个男生。我就这样被抓着送回原来的房间,而且从外面锁上了。
再后来我才听说他们全是警察世家,这批学员都是来当法医的。可这么一闹,全都精神崩溃了,后来听说有三位没疯的也转行了,而有四个却成了终身精神崩溃者。其中有那个学姐,还有两位男生,而另外两名女生却是被此次事件给吓疯了的,之后其他回复的也没有在做警察。《后来被传说成,冤魂复仇,有被冤杀的。》《灵魂解释,》人是有灵魂的,但不是鬼,所谓的鬼是不存在的,灵魂是什么呢?《灵魂是超能力的能源形态体,两种形态其中之一。样子是空间粒子被超能力场吸附而集结的粒子团,人形结构,外表颜色与超能力者当时所穿的服装图案颜色相同。这种超能力场,偶尔会出现在大众面前,所以从古至今,一直都在传说有鬼,就是这超能力场被大众看到的结果。超能力场的第二形态是乳白色半透明的大蟒蛇,身上有S型的鳞片。这蟒蛇就是第二超能力形态。》只有超能力者的灵魂可以离体,濒临死亡者也有偶尔离开身体的情况,都会形成灵魂现象,而成为常人可见的异常现象。但是在强光处会被强光所遮盖而看不见,所以城市中几乎不会出现。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