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城老城区改造,拆迁办接到命令拆除一片老房子,居民们纷纷撤离,拆迁很顺利,可是南区一栋两间老房子让拆迁队犯了难。这两间屋子很久没人住了,左右有舍的人都不知道主人是谁?拆迁队四处打探,找到了一位九十多岁老住户。
  老大爷回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说:“八十年前,有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住在那,那时候我还小,经常找那女孩子玩。她长得很白,两个大眼睛,很漂亮。她从来不出屋,只在院子里玩。那男人看管她很严,不过奇怪的是女孩子叫那个男人都是说“喂”。很奇怪吧!那时候我蛮喜欢她的,经常登男人走后翻墙头去找她玩。可有一天,这两个人忽然失踪了。我翻进院子里,屋子上了锁,里面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从那天起,我再没有看见过这俩人。”
  拆迁队又问那家人的名字,怎么联系?老爷爷摇摇头,只说了一句:“小红”。那个女孩叫小红,八十几年了,石沉大海。拆迁队没办法,只好先拆迁了。晚上,拆迁队叫来一个挖掘机,负责拆迁的钱主任坐镇后方。
  半小时后,拆迁队工头老吴急慌慌跑过来,满头大汗,话都说不好了,拉着钱主任就走。俩人来到房子前,钱主任问:“咋的啦?”
  “妈呀,吓死我了,你看看这儿……”
  钱主任揉揉眼睛,突然眼前一堆废墟中间立着两口棺材,一大一小,上面结满了蜘蛛网。钱主任磕巴了:“这……这咋回事?”
  “挖掘机一下去,墙倒了,里面就是两口棺材。”
  一个胆大的工人摸了棺材:“好木材,起码得有五十多年了吧!”
  “俺不干了!”挖掘机师傅叫到:“太晦气了,这房子肯定有不干净的东西。俺不想被缠上了……”
  “钱主任,你看咋办?”
  钱主任也没了主意,忽然人群中有人私语:“报警吧!”
  “报警!”
  警察来了,带着殡仪馆的人开棺材,可这棺材怎么打也打不开。警察急得一头汗,这时候,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悄声:“去买点纸钱去。”
  有人买来了纸钱,殡仪馆的对着棺材支了两个火盆烧纸。半个小时过去了,大家再一次开馆,大棺材好像被人从里面死死抓住了,殡仪馆的又去试小棺材,没想到这回没有费什么事就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小孩子骨骸。
  大棺材还是打不开,这时候警察李副队长下令锯开,三下五下棺材一分为二,漏出了一米八几的遗骸。法医现场验尸:发现这一大一小是一男一女,女孩子喉咙发黑是被毒死的,男人则是中枪,那遗骸的手里还有一个猎枪。
  李队看着尸检报告说道:“很明显,这个男人毒杀了女孩,然后把她放在棺材里,然后从屋里锁上房门,然后躺进棺材里用枪自杀了。”
  钱主任听得直冒冷汗。
  警察将尸体抬回去,李队看着脸色苍白的钱主任安慰:“怕什么?几十年了。”
  李队跟着遗骸回到警局,继续调查案件。他也找到了老爷爷,老爷爷听到这件事根本不敢相信。
  李队叹口气:“我们发现女孩子的棺材板上有深深的抓痕,推定女孩子被放进棺材里时还活着。”
  “啊——”老爷爷哀嚎:“那时我趴在门口听见屋里有响动,我以为是老鼠……天啊……我没救她呀……”
  “时间很久了,还是希望你回想一遍他们生活的细节,这很有助于我们来重建案情。”
  “我知道也很少!小红很怕他,只要他在家,她根本不会出屋子,又一次我趴在墙上叫她,她装作不认识我。我还记得那男人当时的眼神,很吓人。”
  “小红姓什么?”
  “不清楚,不过那男人好像姓张。他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那房子原先是别人的,后来人家为了看病卖掉了房子。小红搬过来也就住了一年多。”
  “他们从哪里搬过来?”
  “哦,这个我没问过。但有一次小红说她老家有很多山和杜鹃花。我想她应该来自大山里,对了,她说话都点贵州口音。”
  “小红说过那男人的事么?”
  “没有!不过……不过……”老人家忽然吞吞吐吐。
  “请一定要将一切告知。”李队要求道。
  “我答应过小红不说出去。有次我调皮翻进他们的院子,看见……看见……”老爷爷声音越来越低:“那个男人搂着亲小红。”
  李队吃了一惊。
  “我当时还小,什么也不懂,后来问小红,小红不让我跟别人说。”
  老人家现在已经明白那场景意味着什么?他倒吸气……
  李队回到办公室上网查资料,三天后李队在警局做结案报告:贵州部分山区很穷,有冥婚的说法,就是给死去的人娶媳妇。但也有人不想活了,生前去买女孩做媳妇,为了有一天死了娶冥婚。这个也许就是杀人动机!
  警局里所有人听完都陷入了沉重的沉默里。
  半晌,有人问:“遗骸怎么处理?”
  “找个好地方给给这女孩好好安葬,费用警局出。”
  “那男的呢?”
  李队鄙夷道:“随便!让他离这女孩远一点……”
  当晚李队一个人步行回家,心里很是沉重,他的女儿和死者一般大。忽然他忽然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
  这条林间小道,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头顶上的月亮。
  他猛回头,一股子寒彻心的冰冷从自己的脚后跟爬上自己的脖颈。树下面站着一个幽灵,阴森煞白的脸,眼神阴毒,李队低头:地上没有影子。
  “为什么拆散我们……”
  李队控制住恐惧:“八十年了,居然阴魂不散。好呀!你死了我抓不了你,现在你自己送上门……”
  阴风阵阵,树叶沙沙作响,那男人飘到李队面前,阴毒盯着他。
  李队“啊”伸出双手去抓男人的脖子,可什么也抓不到。鬼魂狰狞笑,这时一根白色布条死死颤住了李队的脖子。李队透不过气,出现了幻觉。
  不知怎么,脖子忽然松了,李队躺在地上,神志不清。远远看见好像有个小女孩,长长的头发卷住鬼魂的脖子,鬼魂面容狰狞可怕,化作了尘土。
  那女孩看看地上的李队,微微一笑。
  远远地,李队看着那女孩白皙的手腕上有串红色珠子。
  李队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医生说他累晕了,妻子心疼的瞒前瞒后,李队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
  这时,他的女儿跑过来笑着说:“爸爸!爸爸!你看我见到了什么?”
  女儿抬起手腕,一串红色珠子。
  • 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 微信扫一扫